脑电波能测孩子专注力科学吗,为什么脑电训练可以提高孩子专注力?

2021/05/18 21:11 · 提高专注力训练 ·  · 脑电波能测孩子专注力科学吗,为什么脑电训练可以提高孩子专注力?已关闭评论
专注力注意力训练提升
摘要:

脑电波能测孩子专注力科学吗,为什么脑电训练可以提高孩子专注力?原标题:为什么脑电训练可以提高孩子专注力?儿童出现各种注意力不集中,好动不安,情绪控制较差,检测发现孩子的脑波有所差异。脑波又称脑电波,人脑中有许多的神经细胞在活动着,呈规律性的摆动,在科学仪器上,就像波动一样,称为脑波。脑电波是生物电的一种,是大

脑电波能测孩子专注力科学吗,为什么脑电训练可以提高孩子专注力?

原标题:为什么脑电训练可以提高孩子专注力?

儿童出现各种注意力不集中,好动不安,情绪控制较差,检测发现孩子的脑波有所差异。

脑波又称脑电波,人脑中有许多的神经细胞在活动着,呈规律性的摆动,在科学仪器上,就像波动一样,称为脑波。

脑电波是生物电的一种,是大脑神经元进行信息交换时突触后电位的综合,是神经元活动的节奏。根据这些电波的频率划分为频率为0.5-3次/秒的为δ波;频率为4-7次/秒的为θ波;频率为8-12次/秒,称为α波;12-15次/秒为SMR波,超过16-30次/ 秒的为β波。

大脑发出的不同状态脑波将会影响孩子的学习状态。

β波很难安静下来,呈现状态是紧张和焦虑。在β波为优势脑波时,是人清醒时大部份的脑波状态,随着β波的增加身体逐渐呈紧张状态,在此状态下,人的身心能量耗费较大。

SMR波是平静状态下、集中注意力时的脑电波,这种波有助于提高儿童的学习状态。
α波可以让人安静,放松;对于触发深层记忆、优化长期记忆有很大的作用。
θ波在睡眠中或者冥想中出现,平和,正常成人在觉醒状态下很少出现。
δ波在深度睡眠出现,正常成人在觉醒状态下极少出现。

据儿童心理学家研究发现儿童的脑波发展的趋势是:新生儿的脑电多为δ波,并且表现不规则、不对称、不成形。随儿童年龄增长,脑电波趋向规则,频率升高。

一般5个月时枕叶开始出现θ波,,1-3岁δ波减少,θ波增多,同时出现少量α波。4-7岁时θ波减少,α波增多;8-12岁时θ波开始从枕叶、颞叶、顶叶消失,α波占主要地位;13岁左右脑电波基本达到成人水平产生β波。大脑活动进入到更高的频率。

现实情况是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孩子很早就出现β波段,让孩子很难安静。孩子出现β波很难进入专注的学习状态,孩子学习效率较低,比如有的孩子虽然坐在教室里,但学习不好,其实他的大脑根本没有进入学习的状态。

如果孩子出现这些情况,可以通过一些训练对孩子进行改善。冥想静坐就是一个很好的方式。可以给孩子放一些α波音乐,引导孩子产生α脑波,让孩子安静下来。还可以通过脑电训练仪将训练者的大脑调整到最佳学习状态,脑电训练仪通过训练可以改变脑电波的频率,调整到SMR波和α波状态。

通过训练可以提升孩子大脑的六大认知能力:反应力、注意力、空间能力、记忆能力、情绪能力、思维力。训练之后大脑的记忆将会更好,专注力变强、集中力提升、IQ提升,甚至大脑更加灵敏,孩子成绩有所提升。

想要了解更多和专注力有关的小知识、小技巧请关注我们孚科思专注力。有任何问题都可以咨询我们哦!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脑电波能测孩子专注力科学吗,人的注意力集中与否,可以通过脑电图检测出来吗?

该问题是根据最近争议很大的,给小学生戴头环的事件提出来的,感觉那种头环的原理,和脑电图有些相似,不过只有三个极片,应该没法提供足够的大脑电活动的信息吧,那么完整的脑电图可以检测人的注意力吗?或者其他的设备,比如pet,fMRI之类的呢?
PET不行,EEG和fMRI肯定可以,有稳定的指标。上面搬运的是啥时候的东西?不懂可以不要强答,记忆的时候就存在theta-gamma的coupling,而注意的时候最明显的指标就是alpha波……
对于EEG,仅仅是检查注意力并不是很难,实时的BCI也可以,32电极的那种基本上绰绰有余,设计一个RNN对被试train一下。
我甚至感觉3个电极就足够了,但是戴的方法不能像他们那样,头环是绝对不行的。
脑电波能测孩子专注力科学吗,为什么脑电训练可以提高孩子专注力?  第1张

脑电波能测孩子专注力科学吗,所谓的高科技“脑波反馈训练”,真能提升孩子的注意力吗?

如果你在百度上搜索“注意力训练”、“提升注意力”、“儿童注意力”这样的关键词,瞬间就会得到上百条相关信息。淘宝上甚至有商家以五位数的价格兜售“家用脑波反馈仪器”。这些商家都在自己的网站上大肆宣传采用“脑波反馈训练”、“神经反馈技术”。如果在网站上稍加浏览,就会被各种各样的唬人名词冲花了眼——“阿尔法波”、“脑区激活”、“脑机接口”等字样,对于绝大多数没有专业背景的家长来说,这些晦涩的名词几乎就是“科学有效”的同义词。
某“大脑脑电反馈仪”器械厂商在天猫商城上销售的仪器,售价高达五位数。
图片来自天猫商城
可是,如果稍微仔细留心观察一下,就会发现在天花乱坠的晦涩名词、酷炫大脑图片之外,这些培训机构的网站没有给出任何一篇参考文献——对于脑波反馈技术本身的描述更是模糊不清。所谓的测量脑电波,究竟在测量哪个部位?所谓的“精密设备分析优势波段”,又究竟用的是什么算法?除了网站上的“学员情况统计”以外,是否有真正严谨的临床证据表明这种训练有效?
对于这些问题,这些网站一概没有回答。
只是安慰剂效应?
“脑波反馈训练”又称脑电波神经反馈(EEG neurofeedback),是通过使用电生理指标来反映大脑活动,并对大脑活动进行可视化、反馈给被试者的一种临床干预手段。这项技术听起来科学,但其实它自上世纪中后期诞生以来,在学术界和临床医学中就一直争议不断。
2017年,麦吉尔大学的心理学家罗伯特·T·蒂博(Robert T. Thibault)和埃米尔·拉兹(Amir Raz),合作撰写了一篇有关神经反馈的综述。文章概括分析了近几十年来层出不穷的脑电波神经反馈的论文,最后得出结论:这种干预方式的所谓疗效,在很大程度上都能用安慰剂效应来解释。
儿童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 是脑电波神经反馈干预治疗的一大“热门”。有不少研究证据表明,注意缺陷多动障碍者的静息脑电波与健康对照组有明显的区别。而脑电波神经反馈的支持者就认为,通过监控脑电波、训练患者控制与ADHD相关的不同脑电波的微伏数值,就可以达到干预效果。那么,这种效果真的来自于有意识地调节自己的脑电波吗?
为了探究这种现象背后的原因,俄亥俄州立大学精神病学与行为健康中心的尤金·阿诺德( Eugene Arnold)教授开展了一项临床试验,并专门调查了一款“NASA技术支持”的商用脑电波治疗仪。他采取了双盲随机分组的方法,将小患者们随机分配到安慰剂组和治疗组里,研究人员和参加实验的家庭都不知道自己的所属组别。被分配到安慰剂组的小患者们和治疗组一样,以每周两次或者每周三次的频率,进行一次脑电波神经反馈训练。唯一的区别就在于,安慰剂组里的小患者们受到的反馈根本不是脑电波实时反馈,而是和他们自己的表现完全无关的随机波形。
经过四十次的治疗后,研究人员发现,两个组的孩子们的表现竟然都获得了显著的提升——治疗的主要效果是依靠父母和老师对孩子的评估。而且更有趣的是,安慰剂组的孩子竟然被毫不知情的家长和老师们评估为进步更大。也就说,对于一些孩子来说,安慰剂效应起到的作用竟然比“NASA核心科技治疗”起到的作用更大。
当然,如果这只是在成百上千个双盲对照试验中唯一得出这样结论的研究组,这一定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英国的一支科研团队在2016年完成一项元分析,整合了十三项双盲对照临床研究、囊括了520名注意缺陷多动障碍小患者。该团队也得出相似的结论:目前为止,临床医学界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脑电波反馈训练技术能够起到治疗注意缺陷多动障碍的作用。
更值得一提的是,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也刊发了一篇来自德国图宾根大学的临床研究。在这项研究中,实验人员共招募了118名被诊断为注意缺陷多动障碍的成人患者,将他们随机分配到脑电波反馈治疗组、集体心理治疗以及“假”脑电波反馈治疗组。研究人员发现,治疗结束之后,三个组的患者都报告称自己的症状得到了缓解。也就是说,没有证据表明脑电波反馈治疗组的疗效要优于传统的集体心理治疗和安慰剂组。
为什么你不该买安慰剂
也许有人觉得,哪怕脑电波神经反馈效应是安慰剂效应,那也能起到治疗的作用——所谓黑猫白猫,能抓到耗子不就是好猫吗?如果家长愿意砸钱在孩子身上,只要效果有了,那目的不就达到了吗?
首先,我们暂且不提这种疗法的耗时耗力会压减孩子本身就不多的课余时间,带来不必要的压力——要知道,前文提到的治疗干预都是在真正被确诊为注意缺陷多动障碍的患者身上进行的,而像远远这样只是因为“上课老走神”、“不专心听讲”,就被送去进行“注意力训练”的孩子,才是在目前的培训机构里占大多数的存在。
其次,单就论培训机构夸大疗效,不充分提供现在学界的争论与证据的冲突供家长参考,就已经构成了一种欺骗。这样的欺骗行为是建立在我们假设这些培训机构具有基本的科学素养的基础上的。
还有一种可能性是,这些“专业”的培训机构人员根本就没有查证文献的能力,对于自己正在进行的“训练”没有任何科学、专业的了解。这样一来,虽然并没有在“是否是安慰剂”上欺瞒家长,但这样不符合从业道德的行为,也就与招摇撞骗没有什么区别了。
某“脑波反馈训练”培训机构在其官网宣传中提供的、含糊其辞的“脑反馈技术”作用示意图。
图片来自该机构官网
与其花钱培训,不如陪伴成长
那么,我们现在应该对神经反馈这项技术盖棺定论了吗?这项“看上去很美“的技术真的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一场商家策划的圈钱大戏吗?那些试过很多种治疗方式却总是以失望告终的注意缺陷多动障碍患者,难道需要再放下一根希望的稻草吗?
2011年,京都大学的一支研究团队首次发现,提供神经反馈能提升人类在任务中的行为表现。必须强调的是,在这个实验中他们提供的神经反馈并不来自于脑电波信号,而是由功能性磁共振(fMRI)扫描提供的大脑血流信号。与EEG测量的脑电波信号不同的是,功能性核磁共振扫描提供的信号空间分辨率较高,也就是说,实验人员们能够更好的解读、定位不同的信号是由大脑的哪一块区域产生的。
近些年来,科学家们将目光更多的转移到了利用fMRI进行神经反馈的研究上去。就在今年年初,一项同时利用fMRI和EEG提供反馈信号的研究发现,一定的神经反馈训练可以有效提升士兵们的抗压能力,甚至还有起到预防PTSD的作用的潜在可能性。
不过,在实验室里得出的结论,离真正被商业化还有很长一段路。拿fMRI神经反馈技术来说,其高昂的造价与使用费用、对于被训练者的挑剔程度,都是目前很难解决的问题。也许在不久的未来,随着脑成像技术的不断发展,这项技术真的能够走进我们的生活,帮助患者改善认知功能——但绝不是现在。
每个孩子的童年都只有一次,对于那些像远远一样接受脑波反馈训练的孩子来说,他们本可以把这个时间花在自己更喜欢、更感兴趣的事情上。与其用自己的血汗钱给孩子换一些安慰剂效应,还不如多花时间陪陪孩子,共同创造出最美好的童年回忆。
后记
写这篇文章,是因为我很好的朋友几周前突然问我了解不了解注意力训练之类的东西,她的弟弟最近一直在一个机构进行“脑波反馈训练技术”。 我听了以后心里“咯噔”一声,脑科学是近几十年才起步的东西,现在市面上临床应用的东西真的太乱了,不知道这又是个什么鬼。
我先登上那个机构的网站看,用“惨不忍睹”四个字来形容真是毫不为过。然后我开始扒拉文献,越看越觉得不对劲,不仅发现了很多非常诡异、看起来很可疑的期刊,而且特别有意思的是,好多论文的最后利益冲突(Conflict of Interests)部分,都会说第一作者和某某公司有什么联系,第二作者有什么正在申请的专利之类的。非常有趣,非常有趣。
当时我就想问问我的人生导师了不了解这个东西。我人生导师是做认知神经科学的。她是非常非常厉害的科学家,2015年当选了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前两周又入选了美国国家科学与人文学院院士。我隐约记得她好像做过EEG相关的东西,于是就发邮件问她,她回说:“我不太清楚,不过如果你想了解更多的话,我可以帮你联系研究这个的人。”
当时看她那封邮件的时候,脑海里就浮出一段话:“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我说好啊好啊太感谢了。后来她给我了一个邮箱地址,说我可以联系这个人。这个人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做博后,网站上介绍研究方向就是做功能性核磁共振的神经反馈的。我写邮件给她,没想到她隔了一天真的回了很长的一封邮件,给我解释现在领域内的状况。京都大学的那篇文章就是她推荐给我的,说这是少有的几个真正有意思的证据。
我收到回信的时候真是开心极了,告诉EON我终于可以开始动笔写了。
我朋友问我这件事情之后的好几天,我吃饭的时候都对着电脑浏览各种各样的网站——大众点评、贴吧、各种BBS上,着急的家长们问知不知道这个东西,到底有没有什么效果之类的。我非常希望能做点什么,也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最近看时事,看世界上发生各种各样糟糕的事情,越来越觉得“百无一用是书生”,端坐在象牙塔里,做什么都有种非常深刻的无力感,写科普也许是我为数不多的途径。
当然,科普也是我学习的过程。科普文章毕竟没有真正学术期刊那样同行评审的过程,所以如果有什么不严谨的地方,错误的地方,也欢迎大家能指出来。我相信抱着严谨求证的态度一定是好的(鞠躬)。
参考文献
1.APA Presidential Task Force on Evidence-Based Practice. (2006). Evidence-based practice in psychology. The American Psychologist, 61(4), 271.
2.Arnold LE, Lofthouse N, Hersch S, et al. EEG neurofeedback for ADHD: double-blind sham-controlled randomized pilot feasibility trial. J Atten Disord. 2012;17(5):410–419. doi:10.1177/
3.Cohen, J. D., Lee, R. F., Norman, K. A., & Turk-Browne, N. B. (2015). Closed-loop training of attention with real-time brain imaging. Nature neuroscience, 18(3), 470.
4.Cortese, S., Ferrin, M., Brandeis, D., Holtmann, M., Aggensteiner, P., Daley, D., ... & Sonuga-Barke, E. J. (2016). Neurofeedback for attention-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 meta-analysis of clinical and neuropsychological outcomes from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Child & Adolescent Psychiatry, 55(6), 444-455.
5.Evans, M. (2000). Justified deception? The single blind placebo in drug research. Journal of Medical Ethics, 26(3), 188-193.
6.Thibault, R. T., & Raz, A. (2017). The psychology of neurofeedback: Clinical intervention even if applied placebo. American Psychologist, 72(7), 679.
7.Barry, R. J., Clarke, A. R., & Johnstone, S. J. (2003). A review of electrophysiology in attention-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 I. Qualitative and quantitative electroencephalography. Clinical neurophysiology, 114(2), 171-
8.Van Doren, J., Arns, M., Heinrich, H., Vollebregt, M. A., Strehl, U., & Loo, S. K. (2019). Sustained effects of neurofeedback in ADHD: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European child & adolescent psychiatry, 28(3), 293-305.
9.Keynan, J. N., Cohen, A., Jackont, G., Green, N., Goldway, N., Davidov, A., ... & Ginat, K. (2019). Electrical fingerprint of the amygdala guides neurofeedback training for stress resilience. Nature Human Behaviour, 3(1), 63.
10.Meisel, V., Servera, M., Garcia-Banda, G., Cardo, E., & Moreno, I. (2014). Reprint of “Neurofeedback and standard pharmacological intervention in ADHD: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with six-month follow-up”. Biological psychology, 95, 116-125.
11.Sch?nenberg, M., Wiedemann, E., Schneidt, A., Scheeff, J., Logemann, A., Keune, P. M., & Hautzinger, M. (2017). Neurofeedback, sham neurofeedback, and cognitive-behavioural group therapy in adults with attention-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a triple-blind,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 The Lancet Psychiatry, 4(9), 673-684.
12.Shibata, K., Watanabe, T., Sasaki, Y., & Kawato, M. (2011). Perceptual learning incepted by decoded fMRI neurofeedback without stimulus presentation. science, 334(6061), 1413-1415.
原文首发果壳,点击这里查看。
编辑:EON,odette
排版:小葵花
曹安洁
卡耐基梅隆大学认知科学和哲学双专业在读,目前认知科学感兴趣的领域有:语言习得、因果认知。哲学感兴趣的领域是心灵哲学和科学哲学。你神老粉,线下活动志愿者。热衷各国美食,专精匹兹堡地区中低消费水平餐厅。立志成为一名好科学家,成为不了就当个善良的科研工作者。
深读
1
# 神经科学
美存在于观看者的神经系统之中
4
# 心理学
孤独的致命性
Messages from the unseen world_
神经现实是由志愿者参与协作的科学传播团队,专注于神经科学、认知科学、神经病学和精神病学等领域的深度报道和前沿解读。点击“阅读原文

脑电波能测孩子专注力科学吗,为什么脑电训练可以提高孩子专注力?  第2张

脑电波能测孩子专注力科学吗,脑波反馈技术真的可以提高孩子注意力吗?

听邻居说脑波反馈技术可以测试提高孩子的注意力,有懂的没?
脑波反馈技术的核心是生理能力(如注意力能力)的自我调整过程。为了提高孩子的训练兴趣,脑波反馈通常采用比较形象有趣的画面。设备通过分析我们脑波中注意力相关各个波段的数据,将其转化为计算机上的实时画面,比如,一辆赛车。用注意力波去开动这辆车,注意力波幅值高赛车就跑的越快,反之赛车就跑不起来;我们看到赛车的状态实际上就是自己当前的注意力状态;通过不断的训练,反复捕捉赛车跑起来时的心理模式,会使赛车跑的越来越稳定,这里面的反馈环节就帮助我们来不断的进行注意力状态的调整,反复训练就提高了注意力波段的幅值与稳定性,孩子的注意力就获得了提高。
脑电生物反馈训练通过对大脑的训练来提升注意力的,具体的可以去注意力脑电训练网看下
孩子注意力不集中其实关键是大脑产生的问题,所以脑电生物反馈训练就是解决大脑的问题。
全面测评5-18岁孩子注意力,请复制以下链接http://t.jingsiedu.com/t.php?sp=kyo5h
不清楚
打卡
脑电生物反馈训练可以提高孩子注意力,也能测出孩子大脑在各个阶段的状态。
都是**
确实是可以的哦,这个不是骗人的,美国航天员都是靠这个技术来训练注意力的。
脑电生物反馈是借助于脑电生物反馈治疗仪将大脑皮层各区的脑电活动节律反馈出来,并对特定的脑电活动进行训练,强化某一频段的脑电波,帮助孩子注意力的提升
通过脑电波技术及时检测某一波长不足,通过提升训练的方式,针对性提升,帮助孩子提升注意力!
脑电波能测孩子专注力科学吗,为什么脑电训练可以提高孩子专注力?  第3张

脑电波能测孩子专注力科学吗,脑电波反馈对注意力训练有帮助吗?

脑电波反馈对注意力训练有帮助吗
应邀!
有。
为什么呢?
因为这是一种biofeedback生物反馈法。
生物反馈 (biofeedback) 又称生物回授。它在不同的场合下具有不同的涵义,既可以指有机体内发生的一种过程;又可以表示一种方法;还可以表示一种特殊的治疗手段。
上世纪60年代由5个人(J.V.Basmajian、J.Kamiya、H.D.Kimmel、N.E.Miller和J.Olds)发起的。倍斯马吉安(Basmajian)认为:生物反馈是运用仪器(通常用电子仪器)通过视觉或听觉信号,揭示人体内部正常或异常活动的方法。其目的在于,通过操纵那些在其它情况下意识不到或感觉不到的生理活动,以达到控制机体内部活动的目的。体内的生理活动,比如心脏跳动的快慢,一般是人们意识不到的,也难以随意使之加快或减慢。如果我们把心脏跳动以一定的声高来表示,就可以通过使信号变大或变小,来达到使心率加快或减慢的目的。通过这种方法,可以对心动过速或心动过缓进行治疗。这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生物反馈。根据生物所起的作用是正向的(积极的或阳性的)还是负向的(消极的或阴性的),可以把它分为正反馈和负反馈;根据反馈环节中是否有外感受器的参与,又可把它分为内反馈和外反馈。
开环/闭环(open/close loop)
在控制系统中,输出部分不再向输入部分提供信息的控制系统,称为开环控制系统;输出部分能够向输入部分提供反馈信息的控制系统,称为闭环控制系统。
就人来说,机体所发生的反射有些是属于开环的,比如膝跳反射,当膝腱受到刺激后,股四头肌收缩,小腿上踢,反射到此终止。有些反射属于闭环,比如肺牵张反射,当吸气达到一定程度时,分布在支气管和细支气管上的牵张感受器受到刺激,发放兴奋冲动传入延脑,抑制吸气中枢的活动,使吸气终止,发生呼气。呼气时,肺缩小,对牵张感受器的刺激减弱,传入冲动减少,解除对吸气中枢的抑制,吸气中枢再次兴奋。
正/负反馈(active/negative feedback)
是指使原来进行着的生理过程加强或减弱的反馈。在电压反馈线路中,如果反馈电压与输入电压在相位上是一致的,其结果起加强作用,称为正反馈。人体内也有类似的情况。当膀胱排尿时,尿液刺激了膀胱壁和尿道内感受压力的装置,通过反射,中枢发出的神经冲动使膀胱逼尿肌收缩加强。这时尿液排出加快,对膀胱壁和尿道内感受压力的装置所产生的刺激也随之加强,使排尿过程越来越强。这就是体内出现的正反馈现象。
当人们由于活动增加、情绪波动等原因而使血压暂时升高,这时主动脉弓区的感受器因压力的改变而产生更多的传入冲动。通过反射,中枢发出“指令”使心脏收缩减弱及部分血管扩张,使原来上升的血压受到限制,起到稳定血压的作用。当原来升高了的血压逐渐下降时,减弱了对感受器的刺激,向中枢发出的冲动相对减弱,中枢发出的"减压指令"也相应减少,血压便稳定下来。这就是负反馈现象。
内/外反馈(internal/external feedback)
反馈环路中包括外感受器(如视觉、听觉等)在内的反馈,叫做外反馈。比如,对被试进行降低血压的训练时,需要把血压升降的情况,通过视觉或听觉通道反馈给被试,这种反馈需要外感受器的参与,就属于外反馈。相反,不需要外感受器参与,在体内完成的反馈,称为内反馈。比如肺牵张反射(见开/闭环)就属于内反馈。( 阎克乐)
前馈(feedforward)
是与反馈相对而言的,反馈是指后出现的活动反过来作用于先前发生的活动,而前馈是指前面发生的活动对后序发生的活动的影响。
控制论中的前馈控制,指的是一种过程控制。也就是说,在过程的输入端探测后序过程中所发生的变化,并与预定的指令进行比较,如果有所偏离,则在输出端受到影响之前就发出指令,对这种偏离加以较正,保证原先发出的指令得以准确的实现。前馈又指的是一种接受多方面信息输入的平衡系统。高一级的系统不必等待子系统的反馈,即可改变后者的输出信息。人类的高级心理活动大多是根据前馈原理进行的,人们的学习不必对每件事情均通过尝试错误,而是通过把当前情景与过去已经储存在高级神经系统中的信息加以比较,直接做出恰当的反应。
生物反馈训练的最终目的,就是要通过反馈实现前馈。这样才能对植物性神经系统所支配的器官行使随意控制。
假反馈(pseudofeedback)
为了检验反馈的效果或者为了达到特殊的实验目的,主试所提供给被试的反馈信息,不是被试当时真实反应的情况,而是他人的反应情况或者是他本人以前所做出的反应,这种作法称为假反馈。在α反馈训练中,为了检验“期望”这一主观因素是否会影响α波产生的多少,研究者们就采用了假反馈的方法:“期望”获得成功的一组被试所得到的反馈信号,比他们实际上大脑中所产生的α波要多,同时用语言进行鼓励;而另一组被试所得到的反馈信号,是按正常方法给予的,同时强调产生更多的α波是十分困难的。前一组的反馈就称为假反馈。
阿尔法体验(alpha experience)
是指被试脑中出现α波时的主观感受。在增加脑电α波的实验研究中,许多被试报告说,他们进入了一种愉快的、松弛的安静状态,一种失去了身体和时间知觉的状态,一种思想和自我均空乏的状态,一种普遍的心理平衡状态。被试还报告说,当处于这种状态时,对外界事物想得很少,很少想到实验是怎样进行的,也很少想到自己在做什么。
最初,一些研究者认为,α体验与被试脑电α波的多少有关,后来的研究证明,二者之间没有必然联系。研究者们又进一步查明,α体验是与一定的社会心理变量(比如暗示、期望和被试所体验到的成功程度等)密切相关的。α体验与中国练气功者所说的进入"气功态"或"得气"颇为类似,某些人认为,"气感" 越强,气功治病的效果越好,这种看法是缺乏科学根据的。(阎克乐)
(没有贬低意思,其实这时候是脑袋开始睡觉做睡前梦呢!虽然失眠的人往往不承认这个阶段睡眠,但是我的受训会让我理解这些人这时候也是种睡觉休息,缺乏意识化)
脑电α反馈(EEGαfeedback)
是指把脑电活动中8-13赫兹的成分反馈给被试的一种方法。具体做法有:①要求被试猜测自己头脑中是否出现了α波;②利用被试产生的脑电α波控制速示器呈现闪光或图片进行反馈;③利用被试脑中所产生的α波控制声音进行反馈。
早期研究者们以为可以训练被试,随意地使其脑电α波增加或减少,后来才知道通过训练只不过是学会了一些方法,去除了抑制α节律的那些因素,产生比基线水平更大的脑电α密度。人们希望通过训练使被试头脑中α波增多,从而使被试的注意及记忆状况得到改善,研究结果未能令人信服地证实这种设想。
脑电θ反馈(EEG theta feedback)
指的是将4-6赫兹的脑电信号通过视听方式反馈给被试,以达到增加或减少θ活动的一种反馈方法。其具体做法是:当在一段时间里θ波出现的平均数比以前减少或保持不变时,如果此时正在训练被试使θ波增加,就使声音(比如400赫兹)响得比以前更强些,以资鼓励; 反之,如果正在训练被试减少θ波,而被试的θ波比前一段时间有所减少或保持不变,就使声音响一秒种以示强化。通过生物反馈的方法,可以使被试产生较多的θ波,也可以通过相反的训练抑制θ波的产生。从理论上讲可以通过抑制θ波的训练,提高被试觉察信号的成绩,但由于需要个别进行训练,且需要复杂的设备和条件,因此它的广泛运用受到限制。也有的实验证明,被试在实验室训练有成效,而实际工作成绩不一定高。所以,脑电θ反馈研究的理论意义大于它的实用价值。
大脑皮层慢电位反馈(slow cortical potential feedback)
是将大脑皮层产生的慢电位反馈给被试的一种反馈方法。大脑皮层慢电位反馈的做法是:由头顶中央(Cz)部位取信号,参考电极置于耳垂,用计算机产生刺激并进行材料收集和计算,用一个在屏幕上横向移动着的火箭,作为对皮层慢电位的持续性反馈的信号。火箭方向的变化代表皮层慢电位相对于测量以前的基线水平所发生的变化。从头皮表面所纪录到的慢电位的转变过程,被看作是对纪录电极所在部位之下、大脑皮层所发生兴奋性的调整过程。健康人受到刺激之后,大脑皮层的慢电位在300-500耗秒内会恢复到基线水平。精神分裂症和快感缺乏的患者,他们调节大脑皮层兴奋性的能力受到了损害,他们的大脑皮层能产生负电位,但不能在头几次训练中改变这种电位。采用生物反馈和操作条件反射的方法,通过训练可以使精神分裂者的皮层慢电位发生变化。
脑电感觉运动节律训练(EEG sensorimotor rhythm training)
在对动物脑电进行研究中发现,当猫学习对运动进行抑制时,在它的感觉运动区的皮层上,可以记录到12--15赫兹的正弦节律,因为这种活动发生在大脑皮层的感觉运动区,所以取名为感觉运动节律(SMR)。感觉运动节律的出现,不管是在睡眠还是在清醒状态,都是与缺乏运动密切联系在一起的,为此,研究者们采用生物反馈的方法,增加患者的感觉运动节律,以此治疗癫痫。但由于这种治疗方法需要复杂的设备和较长时间的训练,因此也未得到广泛应用。
肌电反馈 肌电反馈(EMG feedback)
是指把微弱的肌电信号加以放大,以声或光的形式反馈给被试,被试根据这种反馈信号操纵肌肉活动,从而使肌肉放松或增强的一种反馈方式。肌电反馈可分为三种情况:一种是将少数肌纤维的电位变化反馈给被试。这种反馈是利用插入肌肉的针电极进行的。这种反馈方法的优点是,可以使被试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增加其肌电电位,其缺点是效果不巩固; 第二种情况是,利用表面电极对肌肉舒缩情况进行反馈训练,目的是使肌肉放松,或使肌肉收缩力量增加;第三种是位置反馈(position feedback)通过这种反馈训练可以使被试学会对身体的某一部分进行控制,使其保持某种位置,或者使肌肉运动更为协调、准确。电极的安放根据需要而定,当利用表面电极进行进行放松训练时,通常把两个取信号的电极安放在眉弓上方两厘米处正对两个瞳孔,参考电极置于上述两电极之间;当对某一块肌肉进行反馈训练时,如果使用的是针电极,那么电极应插在这块肌肉上。如果使用的是表面电极,两个电极在皮肤表面的位置,应当正对着欲受训练肌肉的肌腹部位。通常用声音作为肌电反馈的信号,当肌电水平上升(肌肉紧张度增加)达到某一预定值时,就可听到声音(或使原有的声音消失),随着肌肉紧张程度的增加,声音响度越来越大(或音调越来越高),反之亦然。
肌电反馈的用途是:帮助病人(或被试)进行放松训练,降低他们的唤醒水平,作为治疗多种心因性疾患的辅助手段,帮助病人恢复某一部分肌肉的力量(比如面部或其它麻痹了的肌肉),从而达到治疗疾病的目的。
单一运动单位的控制(single motor unit control)
骨骼肌是受脊髓前角运动神经元支配的,单个脊髓前角细胞及其传出神经所支配的所有肌纤维,总称为运动单位。实验研究表明,采用生物反馈的方法对这种运动单位进行控制,是很容易做到的,只须5分钟左右的时间,就可以使原来基本失去控制的运动单位,重新随意地使活动加强。需要说明的是,这种重新获得的控制消失得很快,而且单个运动单位的控制,并不等于复杂运动功能的恢复。因此,不能据此得出“运动功能易于恢复”的结论。
更多参考这里
https://m.baike.so.com/doc/-.html
既有理论意义又有实用价值:它打破了传统的学习理论认为植物性神经系统所支配的器官不能进行学习、不能随意控制的老框框,开辟了“内脏学习”的新领域;通过生物反馈训练,可以改变有机体的内环境,改变神经、循环、呼吸、消化等系统的工作状态,因此为治疗多种疾患提供了新手段。生物反馈研究的早期,学者们对脑电α、脑电θ和感觉运动节律的反馈训练进行了大量研究,又研究了心率反馈、血压反馈、皮温反馈、皮电反馈、肌电反馈等,以及它们在临床上的实际应用。其中以肌电反馈应用最广。
生物反馈与于自生训练相比较,由于有信号的支持,简便易行,易于掌握。但由于需要被试不断对信号加以注意,对某些反馈训练,比如肌肉放松训练、皮肤升温训练,心率减慢训练等,又有不利影响,有碍这些训练的深入进展。虽然生物反馈作为一种治疗手段对某些疾病具有良好的效果,但它不是“万应灵药”。
换句话说,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我们渴望投中篮筐,怎么办,需要信号知道篮筐在哪里,怎么继续投,手,全身动作怎样,力道如何,怎样配合呼吸等等。
能帮助意识化觉察到自己的注意力部份是有参考意义,但是在此之前还要明白人的共性范围和个体差异化,还有不同人在不同状态下最有效注意力区别等。
有帮助。具体情况具体看。怎样更有效帮助达成怎样目标是关键。
以下的话从养育孩子的角度,确实,很多人玩的太小容易出问题,人际间互动,而不是一方为另一方互动的少,以后就是领导干部天然养成,对普通日常生活还是有互动上的出入的。
但就问题本身,脑电波反馈对注意力训练有帮助吗?
答案是,有帮助的!
是参考,而不是准则。
补个刚看到的材料吧
情绪对人的影响,其实我们很多时候(都不一定觉察到自己)是情绪导向的,而情绪会和注意力拉扯的。
中英晚间讲座|中国文化下的青少年情绪调节与情绪发展
情绪的基本概念
情绪是人对外界事物是否满足的态度的体验,包括主观体验、面部表情和生理反应。情绪基本可以在一个二维分布中找到它所处的位置:维度一是愉快-不愉快,维度二是低唤醒-高唤醒。
由于主观体验可以被隐瞒,面部表情可以被控制,在当前的实验室研究中,研究者们更倾向于使用生理指标来辨识情绪。常用的生理指标包括呼吸、皮肤电与血压。这一技术也会用在公安审讯的测谎仪中,当一个人准备说谎或隐瞒时,他的呼吸速率、皮肤电水平或者血压高低都可能产生变化,而这种变化基本是无法控制的。
情绪调节
情绪调节是对主观体验、面部表情和生理反应进行改变的过程,会影响情绪的持续时间、感受强度以及表达情绪的方式。
Gross提出在情绪调节过程中,个体可能在情绪表达前的不同阶段做出反应。首先个体可以进行情境选择,即趋向或回避某一可能产生情绪的情境。当进入到产生情绪的情境后,个体可以通过修正情境的方式,如制止吵架,以改变自己的情绪反应。
以上两种方式都需要改变情境,但是调整注意分配的方式可以在不改变情境的条件下调节情绪。个体也可以通过认知重评,即改变对情境的解释来调节情绪。
最后一种方式为调整反应。这意味着个体只是改变了表达情绪的方式。这种策略的有效之处在于情境中的其他人会受到影响。例如当你被人踩了脚,你可以选择骂人,并激发起对方的攻击性,从而使双方陷入长时间的愤怒情绪;但是也可以保持愤怒但言行克制,这样就减少双方争吵、长时间愤怒的可能性。
依据情绪调整的方向,主要有两种情绪调整策略。一是增强调节,这会使情绪体验得以增强和最大化、使情绪的行为反应和表达扩大。二是减弱调节,这能够使情绪体验降低和最小化、使情绪的行为反应和表达减弱。
青少年的情绪发展
在青春期,孩子会经历一系列的生理变化与社会压力。首先,青春期会经历一系列激素水平的变化,激素本身以及它所带来的身体变化都会给青少年带来更大压力。第二,青春期的大脑仍处于持续发育的状态。与冲动性和对奖励的高敏感性相关的脑区活性提升,但是负责控制的前额叶发育较慢,因此青少年会更为冲动。另外,根据埃里克森八阶段理论,青春期正是建立自我同一性的阶段。他会更多的感受到自己内心的本能要求与社会要求中不符之处,同时也渴望获得他人的认可。
对青春期情绪的早期研究认为,在这个阶段青少年会出现大脑的感知失调,但是现在普遍承认的观点是在这段时间里,尽管青少年会更显脆弱,但是并不意味着大脑出了问题。
中国青少年的情绪调节特点
没有人天生会使用情绪调节策略,都是经由社会习得。因此情绪调节深受文化影响。
中国文化是集体主义文化,强调人际关系的和谐,尤其对青少年强调谦虚与服从权威。因此,情绪调节也会为达到人际和谐的目的而服务。
虽然中国有“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的宣泄型情感态度,但是在日常生活中更崇尚“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抑制型情感态度。中国人的中庸人格特质更不赞赏剧烈的情感表达与体验,并且认为如果在外人面前表达更多的正性情绪可能会损害人际关系。
当一个孩子在考试中获得了好成绩,如果他表现出高兴、愉快,可能会被贴上“洋洋自得”、“骄傲自矜”等负性评价的标签,或者父母老师会担忧他遭受同学的嫉妒。相反,当他减弱自己的正性情绪表达,父母与老师会赞赏他的谦虚得体。这与西方的态度截然不同。
人往往在状态好,和憋着一股劲的时候注意力集中,有效率。
当脑电波反馈可以抓住这些关键点的状态,能意识到,像运动员那样刻意训练,是可行。优于乒乓球和羽毛球,游泳这些对普通人而言的状态。

脑电波能测孩子专注力科学吗,脑电波训练专注力有用吗

无论是“大脑360”使用的CUBand 脑波仪还是Ego正念脑波舱使用的Egox脑电生物反馈脑波仪采集的都是大脑前额叶皮层的脑电波,继而进行脑电生物反馈训练注意力或正念。
【大脑360注意力讲堂】为什么脑电反馈注意力训练要采集前额叶皮层的脑电波X
CUBand 脑波仪用于大脑360认知力评估训练脑电分析系统
【大脑360注意力讲堂】为什么脑电反馈注意力训练要采集前额叶皮层的脑电波
Ego X脑波仪用于Ego正念脑波舱,帮助正念反馈训练
为什么是前额叶皮层,而不是顶叶,颞叶或者是枕叶呢?
这是因为,前额叶皮层是最高级别的联合体层,联合皮层不直接参与感觉或运动功能,而是接受来自感觉运动和其他脑区的信息,对这些信息加以整合处理,然后把信息传回到这些脑区,调控它们的活动。
随着动物从低等向高等进化,前额叶皮层从不发达到比较发达,最后到高度发达,前额叶皮层占整个大脑皮层面积的29%左右,在个体发育中前额叶皮层是中枢神经系统最晚成熟的结构,系统发生在上,最晚出现个体发育中最迟成熟的前额叶皮层,在许多脑的高级功能中起关键作用,这些功能包括注意力调控学习和记忆行为意志,行为的计划和策略,思维和推理等等。
【大脑360注意力讲堂】为什么脑电反馈注意力训练要采集前额叶皮层的脑电波
大鼠、猫、猴和人类的前额叶皮层比较
在解剖学上,前额叶皮层具有几个非常显著的特征,具有显著发达的颗粒第4层,接受丘脑背内侧核的直接投射,是唯一与丘脑背内侧核有交互纤维联系的新皮层,具有广泛的皮层间及皮层下输入和输出投射关系,例如前额叶皮层与蚊状前视区、颞叶、顶叶有着交互的纤维联系,与基底前脑、扣带回及海马有直接或间接的纤维联系,发出纤维投射到基底神经节,是唯一向下丘脑有直接投射的新皮层等等,这种复杂的纤维联系模式决定了前额叶皮层在功能上的复杂性。
这也是大脑360作为以提升学生的大脑认知能力为目标的神经反馈训练系统,无论从反馈训练的角度,还是持续迭代更新神经反馈理论、参数和研究的目标,都会首先把脑电波数据采集点放在前额叶。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wskee.cn/16809.html
文章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专注力训练与注意力训练网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文件下载

老薛主机终身7折优惠码boke112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