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力与认知神经科学:“全脑开发”是真是假 听听认知神经科学教授怎么说

2021/09/15 22:46 · 提高专注力训练 ·  · 专注力与认知神经科学:“全脑开发”是真是假 听听认知神经科学教授怎么说已关闭评论
专注力注意力训练提升
摘要:

专注力与认知神经科学:“全脑开发”是真是假听听认知神经科学教授怎么说原标题:“全脑开发”是真是假听听认知神经科学教授怎么说市场上主打“全脑开发”概念的教育机构不在少数。十几年来,这个概念在国内愈发火爆,不少机构做到全国几百家连锁店的规模。这些机构往往宣称自己的课程基于“左右脑分工”理论设置

专注力与认知神经科学:“全脑开发”是真是假 听听认知神经科学教授怎么说

原标题:“全脑开发”是真是假 听听认知神经科学教授怎么说

市场上主打“全脑开发”概念的教育机构不在少数。十几年来,这个概念在国内愈发火爆,不少机构做到全国几百家连锁店的规模。这些机构往往宣称自己的课程基于“左右脑分工”理论设置,甚至称可以培养孩子“触知”、“透视”等“超能力”。而支持这些机构生存的,是一批又一批收割不尽的家长们,他们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是被上天宠幸的那一个。

然而“全脑开发”概念真的科学吗?“全脑开发”到底是开发些什么?是否具有科学依据?科学的人脑开发应该是怎样的?北师大认知神经科学与学习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儿童青少年脑智研究中心主任陶沙,中科院心理所附属北京中科青云实验学校副校长周德文两位专家,全面透析了有关全脑开发的相关问题。

1、脑开发

新京报:脑是可以开发的吗,又包含哪些方面?

陶沙(北师大认知神经科学与学习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儿童青少年脑智研究中心主任):脑的开发我们一直都在做。其实教育做的就是这件事。当人们在说脑的开发的时候,我们会指向人在适应各种各样复杂变化的情境中,更有能力去适应这个变化。具体而言,脑的开发有很多不同的路径,包括提升语言能力、阅读能力、数学能力、注意能力、记忆能力、自我调控能力等。

丰富的阅读、学习新的语言、接受音乐训练、参与有一定强度的体育活动,都对脑智的发育具有积极促进作用,使人脑的结构和功能得到显著提升。脑可以开发,但开发脑一定是基于理解脑和保护脑的基础上,而不是说像挖煤矿一样,挖到没有为止。

周德文(中科院心理所附属北京中科青云实验学校副校长):反应速度、逻辑推理、思维能力、阅读理解能力等等这些都是大脑认知功能的反映,但并不代表脑功能的全部。除此之外,对大脑的研究还包括感知觉、注意、记忆、决策、社会认知等课题,但这些也只是脑相关研究的一小部分。当前对于大脑的研究和认识还太少。

2、 全脑开发

新京报:目前市场上诸多机构提及的“全脑开发”概念有问题吗?

陶沙:全脑开发概念笼统,目前没有清晰界定,大家似乎都知道,但其实又都说不清楚。脑的开发具体包括哪些、哪些有效、哪些无效、对哪些人群在什么条件下有效?这些问题目前还没有明确的共识。因此,鉴别、评价市场上五花八门的训练,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根据目前已有的科学证据,可以明确地讲,脑的开发绝不包括“开天眼”。

由于科学研究及其转化应用还处在初步阶段,因此全脑开发在市场上存在很大的灰色空间。市场的确是逐利的,同时也必须不断完善提高,包括国家的监管、消费者科学素养的提升、从业人员素质水平的提高。

3、 一目十行

新京报:快速阅读、一目十行,这是人脑可以实现的吗?

陶沙:快速阅读是有可能实现的。很多时候,通过一些策略的训练可以提高阅读速度,至于快速的程度,那就因人而异了,有的人可能达到其他人的几倍、十倍。

但同时有一个问题,快速阅读时阅读的深度是不够的。速读强调的是在短时间内抓取到尽可能多的信息,所以更多是浅读。

4、定桩记忆法

新京报:现在大部分全脑开发机构都在教授快速记忆法,其核心是把文字或数字转换成图像,把图像定桩。这种方法是否有科学依据?是否有实用性和价值?

周德文:注意与记忆之间有很紧密得关联,所以机构课程中提得最多的就是注意力和记忆力。对注意和记忆的训练是有一定的方法和技巧,从科学角度来讲,拍照记忆(图像记忆)可能是有的。

5 、脑磁场

新京报:有机构宣称,经过大脑的专注力训练,可以产生脑能量,在脑部形成磁场,可以用额头吸附勺子、硬币等金属物,这有无科学依据?一些演示中表演者确实做到了,如何解释?

陶沙:专注力实际上的确是可以通过训练去提升的。但是否注意的训练可以改变脑的磁场,没有科学研究证据。

周德文:这个就是纯瞎玩的。我专门试过额头放勺子,发现我们也能做到——勺子一挂就挂住了,因为有摩擦力,没什么特别的。最后会发现表演的人放的勺子也会掉,只是在拍照或者视频时相对长的时间里是不掉的。另外,也没有通过专注力来形成磁场这一说,专注力和磁就没有关系。

看过《新京报》的报道,脑力王教育再次强调,家长和加盟商在选择全脑开发机构品牌一定要慎之又慎。脑力王所有工作人员也一定会以科学论证为导向办学,以诚信发展为初衷经商,坚定做有温度、有深度的企业。脑力王教育所有课程体系由世界记忆大师全脑学习力项目组首先确立科学研究理论基础,然后经过四年中小学生实验班严格实验论证,最后推出市场推向全国。所以,脑力王全脑开发系列课程都是科学论证行之有效,而且对孩子身心健康无损伤的。脑力王教育欢迎各位家长和加盟商前来咨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专注力与认知神经科学:“全脑开发”是真是假 听听认知神经科学教授怎么说  第1张

专注力与认知神经科学:交替性注意力_北大心理与认知学院院长方方:人类注意力图和动态机制

作者 | 青暮

编辑 | 丛末

6月22日,北京智源大会举行了认知神经基础专题论坛,来自北京师范大学认知神经科学与学习国家重点实验室的毕彦超教授、北京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的方方教授、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的刘嘉教授、北京大学计算机系的吴思教授、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的余山教授分别做了报告,共同探究认知神经科学能为AI带来什么启发。

第二位报告者是北京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院长方方教授,题目为《人类注意力图和功能》。方方教授在报告中讨论了人脑注意的两个重要属性:注意力图和动态注意机制。注意力图有两种。注意显著图(Saliency map)源于自下而上的注意,注意优先图(Priority map)则结合了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活动,以及任务相关性。对多个物体的注意是交替性、节律性、非静态的采样。

以下是演讲全文,AI科技评论做了不改变原意的整理。

我们一般说注意是对外界信息的一种选择性加工。解释注意最好的例子就是交替呈现以下两张图。它们之间有一个非常大的差别,如果不加注意就无法看出。

两者的差别就在雕像的背后

注意是认知科学里最大的一个领域,每年有超过1万篇文章研究注意现象。Corbetta和Shulman在2002年描述了关于注意控制的神经模型,总结出两条注意通路。蓝色区域表示背侧额顶网络,负责自上而下的注意控制。橙色区域表示腹侧额顶网络,负责刺激驱动的注意控制。

注意最主要的功能是调节感觉皮层的神经活动,Reynolds和Heeger描述了两种典型方式。第一种是乘法缩放。对于一个方向选择性神经元,注意可以整体提高神经元在各个方向上的反应。如下图左所示,不注意(蓝线)和注意(红线)之间的变换是一种乘法关系。第二种是锐化。注意可以增强神经元对特定方向的反应,让神经元对外界刺激的选择性更强。这是注意的一些基本功能和神经结构。

1

三维世界投射到我们眼睛上就变成了二维世界,这个二维世界有非常多物体和细节。关于哪些东西更重要的空间分布,就叫注意力图。它分为两种:

一种是注意显著图(Saliency map),指自下而上的注意。例如一个非常奇怪的东西出现在视野中,就会自动吸引你的注意。

另一种叫注意优先图(Priority map),则是我们整合自上而下的活动和自下而上的活动形成的注意力图。

做任务时的任务属性也会影响注意放在何处。比如我正在做报告,那么我的注意会更多放在面前的计算机屏幕上。这两种地图如何产生,是我们所关注的问题。

关于Saliency map ,首先讲最简单的自下而上的注意力图。下图左边是一张海景图,通过计算模型可以算出右边的Saliency map。越亮的部分表示越有吸引力。

如何得到右图?我们根据Itti和Koch在1998年提出的模型,计算一张图片在不同尺度上颜色、亮度以及朝向的差异对比度,进行多个尺度的整合,形成Saliency map。

有很多重要的文献探讨Saliency map在大脑什么地方产生。不同的结论包括在顶叶、前额叶眼区、上丘整合等等。但是我认为视皮层V1区就可以充分解释Saliency map。

为什么以前很多文章都说注意在比较高级的顶叶、额叶等产生?一个可能的原因就是,以前的生命科学研究混淆了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信号。如果我们要研究Saliency map,必须研究纯粹的自下而上的刺激。怎么样才能做到?我们用无意识的方法,在没有任何自上而下的干扰下,实现研究自下而上的注意。

实验示意图如下。“十字”是参与者的注视点,四个“减号”是Saliency map的位置。它会显著吸引我们的注意,而且经过实验操纵后不会被意识到。我们改变“减号”的角度,将“减号”和“I”之间的夹角分别设为0度、15度、30度和90度。随着夹角增加,它吸引注意的能力逐渐增强。

如何把这个刺激变得无意识?下图是我们的实验流程。首先呈现线索图片(Cue) 50ms,然后呈现掩蔽图片(Mask) 100ms,然后呈现注视点 50ms,最后是探测任务,探测第四张图十字下面两个点的相对位置。由于线索仅仅呈现非常短的50ms,又紧跟着100ms的掩蔽图片,所以被试完全不会意识到线索的存在。但是探测任务放在线索的显著区,被试依然有较好的表现。任务放在对侧的话,被试的表现就比较差。两个条件的差别就代表自下而上的注意强度。

我们接着利用视皮层V1区神经元的属性构建注意模型。看看下图的数据,随着朝向倾斜角度增加,注意的吸引力也逐渐增强,跟计算模型吻合得非常好。我们发现Saliency map跟V1的神经元活动是有关系的。

从初级视觉层到顶叶,Saliency map的效果逐渐减小。最明显的是V1区域,可以产生自下而上的注意。我们上面的研究基于人工刺激,下图则基于自然场景。图中的马具有非常高的显著度,甲壳虫具有较低的显著度。他们在大脑皮层诱发出的信号有没有区别?

我们重复了这个行为学实验,发现马确实可以诱发出更强的注意信号,甲壳虫则不可以。并且还是在V1区域展示了注意的分布,所以我们再一次用自然场景证明了Saliency map跟V1是相关的。

基于这个生理学依据,我们构建了一个动态注意模型。这个模型的大致框架有三个组件:第一部分参考感觉反应,模拟V1神经元对自然场景做稀疏编码;第二部分是中央凹图像多分辨率金字塔方法。对于自然场景,如果盯住这个红色十字注视点,编码会非常清晰,但是对外围的编码就非常粗糙;第三部分模拟视觉工作记忆,注视一个场景后很难立刻再跳回去。

我们把这三个组件放在注意模型里,构建了一个基于图论的模型。这个动态的注意模型将V1神经元构成网络,用该网络搜寻图片上最富有信息的区域,然后跳到第二富有刺激信息的区域。下图中最下方图的红线代表在自然场景里人类的眼球运动轨迹,中间是我们模型预测的轨迹。实验结果表明我们的模型和实际情况吻合得更好。

关于Priority map,回到那张海景图,Saliency map是中间上图。任务要求寻找图上的小岛,于是小岛被高亮标记。中间这两张图并在一起后,小岛应该仍是高亮的。Priority map整合了自下而上的显着性,与当前任务的相关性。

我们又用人的面孔进行实验。面孔比人工刺激复杂得多,还具有倒立效应,即同样的脸倒过来后很难识别。这也非常影响Priority map在面孔上的分布。

我们给被试看正立脸、倒立脸和相位打乱的面孔,让被试的眼睛在面孔上随便跳动。另外,扫描被试视皮层对面孔的反应,得到行为学的数据和脑活动的数据。

我们重构出任意一个视皮层对面孔每一个部分的反应。下图右下角是模型重构的反应,颜色越暖说明视皮层相应区域对面孔的反应更强。右上角是行为学数据,我们第一眼看面孔时注视什么地方。颜色越暖说明第一次着眼此处的概率越大,也就是该区域越容易吸引眼球。

下图是这个实验最主要的结果。我们测量最左边正脸和倒脸吸引眼球的程度,描述了视皮层V1、V2、V3区域对正脸和倒脸反应的分布。

我们发现V2和V3对正脸的表征是最精确的,远远高于其他三种情况。V1对正脸和倒脸的反应表征的精准度都比较低,但是V2和V3对正脸表征的精准度比对倒脸表征高很多。

总结一下就是,人类早期视皮层,从V1区域到V3区域,V1对Saliency map即自下而上的注意起到很好的表征作用,V2和V3则对Priority map即自上而下的、任务驱动的注意起到很好的表征作用。

2

过去关于注意采样的大部分观点认为,我们一旦注意到一个物体,对它的注意是持续的、静止的。但事实是不是这样的?从现在的数据来看,不一定。

另外一种观点是有数据支持的,特别是同时注意两个物体的时候。如下图所示,一种理论提出注意把关注点分割为两块,同时关注蓝色和黄色方块,这是一种平行和稳定的关系。另外一种理论认为,注意在这两个物体之间切换。我们希望用实验来提供进一步证据。在我们的脑成像实验之前,行为学研究已经发现,如果同时注意左右两个物体,注意其实是左右切换的、顺序的、周期性的交替采样过程。我们的脑成像结果也证明,对多个物体的注意是交替性的、节律性的采样,而不是一种静态的过程。

下图表示随着不同的任务要求(100%注意A并且0%注意B、75%注意A并且25%注意B、50%注意A并且50%注意B),注意在不同的物体之间节律性分配。它不仅仅对静态物体有用。对于动态的物体,比如两个运动的小球,同样可以发现类似的节律性采样过程。

上面讲的是对于物体的采样和对于空间的采样,如果同时注意多个特征,采样是怎么样的过程呢?这个问题相当复杂。比如对于任何一个朝向、任何一个运动方向来说,有很多神经元同时进行反应,怎样描述这种同时的反应?我们做了一个脑磁实验,呈现一个刺激,测量脑磁信号。这些信号由大脑中不同朝向神经元的不同通道反应组合而成。然后我们用脑磁信号反解出每个通道的反应。

实验表明,如果我们同时注意两个特征,对这两个特征的表征同样是交替性的,而且是反相位的。无论是基于空间的注意、基于客体的注意,还是基于特征的注意,都不是静态的过程,而是在不同的空间、客体和特征之间交替。

雷锋网雷锋网雷锋网
专注力与认知神经科学:“全脑开发”是真是假 听听认知神经科学教授怎么说  第2张

专注力与认知神经科学:注意力与大脑之间的秘密

神经现实?关注
原文来自quantamagazine.org,作者:Jordana Cepelewicz,中文版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神经现实(ID:neureality),翻译:顾金涛,封面:Jason Lyon
长久以来,研究注意力的科学家们一直将目光聚焦在大脑皮层上。然而如今有研究者发现,注意过程也可能埋在大脑深处。
我们可以在嗡嗡作响的背景中听出一段对话,在散乱无章的杂物中发现一串钥匙,在快速驶过的风景中注意到飞奔到车前的浣熊。即使感觉信息如洪水般涌入,我们也能够专注于重要的事情并采取行动。
注意力就像大脑的探照灯,照在和当下相关的感觉信息上,并过滤掉其余刺激。神经科学家想确定这个探照灯背后的“电路”,弄懂它如何瞄准和照明。数十年来,他们的研究一直围绕着大脑皮层——那一薄层包裹着人脑其它部分的神经组织,人们通常把它和智力及高阶认知联系在一起——这些研究已经揭示了:皮层的神经活动可以通过增强特定的感觉处理来强调特定信息。
但是现在,一些研究者正在尝试另一条思路,研究大脑如何抑制信息,而不是增强信息。也许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此过程涉及到埋在皮层下方,大脑深处的更古老的区域。在研究注意力时,以往人们通常不会考虑这些区域。
通过这些研究,科学家们还无意中触碰到了古老的心身问题——身体和心灵如何通过自动的感官体验、身体运动和更高层次的意识而被深刻且密不可分地交织在一起。尽管在这个问题上,他们只是迈出了婴儿般的一小步。
寻找探照灯的电路
长期以来,由于注意力总是与意识等复杂功能紧密联系在一起,科学家们断定它是一个皮层现象。以发现DNA结构研究闻名的弗朗西斯·克里克(Francis Crick)却不这么想。他在1984年猜想,注意力探照灯是由大脑深处称为丘脑的区域控制的,该脑区的一部分接受了感觉器官的输入并向皮层传递。他发展了一种理论,其中感觉丘脑不仅充当中继站(桥梁),而且充当看门人(筛子),从而将某些数据流固定下来以建立一定程度的聚焦。
但是几十年过去了,科学家们没有找到一种实际的机制,主要是因为动物实验不容易设计。
这并没有阻止麻省理工学院麦戈文脑科学研究所的神经科学家迈克尔·哈拉萨(Michael Halassa)。他想知道大脑在到达皮层之前如何过滤感觉输入,在丘脑中是否能定位出克里克预测的看门电路。
Michael Halassa 图片来源:Caitlin Cunningham Photography
他被一层称为丘脑网状核(TRN)的抑制性神经元吸引,这层神经元如壳般包裹着丘脑的其余部分。哈拉萨担任博士后研究员时,已经在该脑区发现了一个粗略的门控:TRN似乎可以在动物清醒时让感觉输入进入皮层,让动物注意周围环境中的事物,在动物睡觉时抑制感觉输入。
2015年,哈拉萨和他的同事发现了另一种更精细的门控,这进一步证明了克里克所寻找的电路确有其事,且提示了TRN在其中有一席之地。在这项研究中,动物要选择将注意力集中在不同感觉上。研究人员使用了经过训练的小鼠,使其听从指挥,依据灯光的闪烁和声音的音调来奔跑。
然后,他们控制灯光和音调,分别传达相互矛盾的命令,并提前告诉小鼠要忽略灯光还是音调。小鼠的反应反映了他们的注意力水平。在小鼠做任务的过程中,研究人员使用已有的技术手段来关闭大脑不同区域的活动,以查看哪个脑区会干扰动物的行为。
正如预期的那样,向大脑其他部位发送高阶命令的前额叶皮层不可或缺。但是研究小组还观察到,如果一项试验要求小鼠注意灯光,在视觉TRN中激发神经元会干扰小鼠的表现。而如果你让视觉TRN沉默,那小鼠就不能很好地完成听觉任务。
实际上,神经网络转动的旋钮控制的是抑制,而不是兴奋过程。如果前额叶皮层认为一个感觉是干扰,那TRN就会去抑制它。如果小鼠需要优先听从听觉信息,前额叶皮层会告诉视觉TRN:增强你的活动来抑制丘脑的视觉活动,我们不需要无关的视觉数据。
注意力探照灯的隐喻颠倒过来了:大脑并没有照亮目标刺激的光;它降低了其他所有东西的灯光。
尽管研究取得了成功,他们也证实了克里克的预感:前额叶皮层控制着丘脑中传入的感觉信息的过滤器;但是研究人员还是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前额叶皮层与TRN的感觉部分没有任何直接连接。电路还没补全。
但那只是过去,如今哈拉萨和他的同事们终于找到了最后一根导线,连通了电路,为研究注意力指明了方向。
聚光灯在闪烁
他们用了与2015年的研究类似的动物任务,并重点研究了各个脑区彼此之间的功能影响和神经元连接。他们发现,整个环路实际上是从前额叶皮层出发,到基底神经节绕了一圈(基底神经节是大脑深层的一群核团,通常与运动控制和许多其他功能相关),然后再到TRN和丘脑,最后又回到高级皮层。
因此,例如,当无关的视觉信息从眼睛传递到视觉丘脑时,几乎可以被立即拦截:基底神经节可以按照前额叶皮层的指示,介入并激活视觉TRN,以滤除多余的刺激。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国立眼科研究所的神经科学家理查德·克劳兹利斯(Richard Krauzlis)说:“这是一条有趣的反馈途径,我认为以前从未有人汇报过。”他未参与这项研究。
此外,研究人员发现,该机制不仅可以过滤掉来自一种感官的信息,来提高对另一种感觉的觉知;它还可以在一种感觉内过滤信息。当提示小鼠注意某些声音时,TRN有助于抑制听觉信号内无关的背景噪声。罗切斯特大学的神经科学家杜杰·塔丁(Duje Tadin)表示,这样对感觉处理的影响“比仅仅抑制负责某感官的一整个丘脑区域要精确多了”。
他补充说:“我们常常不去考虑我们如何忽略无关事物。” 他补充说,“但我认为,通常忽略无关事物,是处理信息的一种更有效的方式。”
在嘈杂的房间中,
要让别人听到自己的声音,
你既可以提高自己的声音,也可以尝试消除噪音源。
(塔丁研究的就是另一种背景抑制,不过是比选择性注意更快,更自动地发生的那种。)
哈拉萨的发现表明,大脑比预期更早地抛弃了无关的感知。
普林斯顿大学的认知神经科学家伊恩·菲贝尔科恩(Ian Fiebelkorn)说:“有趣的是,在视觉处理的第一步,甚至在信息到达视觉皮层之前,过滤就开始了。”
Michael Halassa用在实验中的多电极阵列设备 图片来源:Leon Chew
但是,以这种方式将感官信息抛出大脑,该策略存在明显的弱点,即,被抛弃的感知可能出乎意料地重要,而抛弃它们会带来危险。
菲贝尔科恩的工作表明,大脑有一种对冲这些风险的方法。
菲贝尔科恩说,当人们想到注意力的探照灯时,他们将其视为稳定的光束,照亮认知资源导向之处。但是他说:“我的研究表明那是不正确的。相反,似乎聚光灯在闪烁。”
根据他的发现,注意力聚光灯的焦点似乎每秒变弱约四次,
大概是为了防止动物过分关注环境中的单个位置或刺激。
注意力的短暂抑制,使大脑在必要时有机会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事物上。
他说:“大脑似乎周期性地分散注意力。”
菲贝尔科恩和他的同事们像哈拉萨的团队一样,也希望通过皮层下脑区来解释这种连接。目前,他们一直在研究丘脑另一部分的作用,但他们计划将来也研究基底神经节。
认知也发生在皮层下
这些研究标志着一个关键的转变:注意力曾经被认为仅是由皮层控制的。
但是根据克劳兹利斯的说法,在过去的五年中,“我们逐渐明白皮层下脑区也有不少活动”。芝加哥大学的神经生物学家约翰·蒙塞尔(John Maunsell)说:“大多数人都希望大脑皮层为我们承担所有繁重的工作,但我认为这是不现实的。”
事实上,基底神经节具有控制注意力的功能,这个发现尤为让人着迷。部分原因是因为它是大脑的一个如此古老的区域,人们通常不会将其视为选择性注意的一部分。“鱼有这个。”克劳兹利斯说,“回溯到最早的脊椎动物,例如七鳃鳗,它们没有下颌。”也没有新皮层,非得说的话——“它们基本上具有基底神经节的简单形式和其中一些差不多的环路。”也许鱼的神经环路可以提供有关注意力如何演化的提示。
哈拉萨还对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ADHD)和自闭症等疾病感兴趣,这些疾病通常表现为对某些类型的输入过敏。注意力和基底神经节之间的联系也许能给我们带来一些启发。
但是,关于基底神经节的参与,最深刻有趣的一点是,该结构通常与运动控制有关。尽管研究也越来越多地将其牵涉到基于奖励的学习、决策以及其他基于动机的行为类型中,但这些都是关于行动(action)的。
随着哈拉萨实验室的工作完成,基底神经节的作用现已扩展到包括感觉控制(sensory control)。这凸显了一个事实,即“注意力实际上就是按照正确的顺序,一步一步去感知,并确保你不会被不应分心的事情所分心”。蒙塞尔说:“某种意义上说,运动控制参与其中……也是说得过去的。在‘下一步要做什么’和‘下一步要把感官资源集中在什么上’的问题上,它们是控制的核心。”
这与对注意力——甚至整个认知——的一个新兴观点不谋而合,该观点基于所谓的主动推断(active inference)。大脑不会仅仅被动地从环境中采样信息,然后对观察到的外部刺激做出反应。它们也会调转这个过程:做出合适的动作来从环境中采样。像眨眼一样小的身体运动,也可以引导感知。
菲贝尔科恩说,感觉和运动系统“不是独立运行的,而是一起进化的”。因此,运动脑区不仅有助于塑造输出(动物的行为);它们还有助于调整输入(动物的感觉)。哈拉萨的发现为运动系统这种更主动(proactive)的作用提供了进一步的支持。
“行动需要感知的服务,因为我们必须表征世界才能采取行动。”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的认知科学家赫林·史莱格(Heleen Slagter)说,“我们基本上通过行动来学习如何感知周围的世界。”与皮层的高度互联表明,即使不谈注意力控制,“这些皮层下结构在高阶认知中发挥的作用,也比大家认为的重要得多”。
反过来,这也可以为神经科学中最难以捉摸的主题——意识研究——提供思路。正如哈拉萨的研究和其他研究所证明的那样,当我们关注注意力的神经相关物时,实际上也在找感知(perception)的神经相关物。蒙塞尔说:“就试图了解大脑的工作原理而言,这是更广阔的图景的一部分。”
史莱格现在正在研究基底神经节可能在意识中扮演的角色。“我们不仅使用我们的身体体验了世界,还因为我们的身体而体验世界。大脑表征世界,以便在其中有意义地行动。”她说,“因此,我认为意识体验必定与行动紧密相连。”
就像注意力一样 ,意识也应该以“做什么”为导向。
原文来自quantamagazine.org,作者:Jordana Cepelewicz,中文版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神经现实(ID:neureality),翻译:顾金涛,封面:Jason Lyon
专注力与认知神经科学:“全脑开发”是真是假 听听认知神经科学教授怎么说  第3张

专注力与认知神经科学:禅修与认知神经科学

曾在震后北川中学心灵花园工作站服务两年。
?
?
?
?
今天主要跟大家分享的是,
西方关于禅修与认知神经科学的一些
研究现况。
?
?
?
1.佛教与科学的对话
?
?
?
藏传佛教在西方传播的过程中,
有很多人加入进来,
其中不乏科
学家的身影。
科学家总会不自觉地把自己以前的学识,
用在对佛教或
者对禅修体验的理解上。
所以说佛教也需要有一个途径,
更好地让现
代人理解佛法到底是什么。沈家祯先生说过:
“科学知识的辅助,就
像坐在一个汽船里驶往汪洋的彼岸,
远比乘几千年前的帆船要容易得
多。”
?
专注力与认知神经科学:“全脑开发”是真是假 听听认知神经科学教授怎么说  第4张

专注力与认知神经科学:设计师认知科学阅读清单 (A Cognitive Sciences Reading List for Designers)

认知科学和认知神经科学

by Andy Fitzgerald

通过安迪·菲茨杰拉德(Andy Fitzgerald)

If you’ve ever done any contextual inquiry or usability testing, you’ve probably observed first hand the difference between what people say they will do and what they actually end up doing. Overlooked calls to action, bizarre navigation paths, mind-bogglingly irrational decisions — even the most sensible seeming users occasionally (or often) do things that “rationally” make little sense.

如果您曾经进行过任何上下文查询或可用性测试,您可能已经亲眼观察到人们说他们将要做的事情与最终要做的事情之间的区别。 被忽视的号召性用语,奇异的导航路径,令人难以置信的不合理的决策-即使是最明智的用户有时也(或经常)做“合理地”毫无意义的事情。

Which is to say that we all, on occasion (or often) do things that seem to make little rational sense.

也就是说,我们所有人偶尔(或经常)执行似乎没有任何理性意义的事情。

And yet, on a day-to-day basis, this is how we successfully negotiate the complexities of our world. We use heuristics (aka rules-of-thumb) and limited information to make decisions about how we live our lives, and we do it continuously throughout the day — often without stopping to consider why we choose one thing over another.

然而,在日常基础上,这就是我们成功地谈判世界复杂性的方式。 我们使用试探法(又称“经验法则”)和有限的信息来决定我们的生活方式,并且我们全天不间断地进行决策-经常不停地思考为什么我们选择一件东西而不是另一件事情。

In order to get a better sense of how our often erratic decision making processes work behind the scenes — and better understand why they sometimes don’t — I’ve been doing more reading lately into cognitive science and decision making. This post is a quick roundup of the books I’ve found most enlightening to the task of designing information systems for messy, irrational humans.

为了更好地了解我们经常不稳定的决策流程在后台如何工作,并更好地理解为什么有时不这样做,我最近对认知科学和决策进行了更多的阅读。 这篇文章是对我所发现的书的快速总结,我发现这些书对于为杂乱无理的人类设计信息系统的任务最为启发。

There’s been a lot of attention given lately to the idea that “thinking” doesn’t take place solely in the space between our ears. Modern notions of cognition understand thinking as a process that crosses into the body and spills out into the world. For a deeper understanding of how thinking is embodied and distributed, these texts are a good place to start:

近来,人们对“思考”不仅仅发生在我们的耳朵之间的空间中有了很多关注。 现代认知概念将思维理解为一个贯穿身体并扩散到世界的过程。 为了更深入地理解思维的体现和分布方式,这些文本是一个很好的起点:

超越大脑 (Beyond the Brain)

Louise Barrett, 2011

路易丝·巴雷特(Louise Barrett),2011年

Theme

主题

It is an error to assume that complex behavior and complex cognition are necessarily linked and that the one can only arise from the other. By understanding how brains, bodies, and environment are connected, we can better understand how intelligent, adaptive behavior is produced.

假定复杂的行为和复杂的认知必然是联系在一起的,而一个只能从另一个中产生是错误的。 通过了解大脑,身体和环境之间的联系,我们可以更好地了解如何产生智能的适应性行为。

Key Concepts

关键概念

“To make a distinction between perception and cognition as separate psychological processes is both arbitrary and false” (22).
“将感知和认知区分为独立的心理过程既是武断的也是错误的”(22)。 “Language is not purely for communicating, but is also a way of effecting changes in our environment that enable us to achieve more than we could otherwise” (194).
“语言并非纯粹用于交流,而是一种影响环境变化的方式,使我们能够取得比以往更多的成就”(194)。 “The real ‘problem solving machine’ is not the brain alone, but the brain, the body, and the environmental structures that we use to augment, enhance, and support internal cognitive processes” (219).
“真正的'问题解决机器'不只是大脑,而是我们用来增强,增强和支持内部认知过程的大脑,身体和环境结构”(219)。

Impressions

印象数

Very readable with lots of relatable examples and relevant context. This book draws on and furthers a wide body of foundational work (Andy Clark figures in here a lot — we’ll get to him in a minute), but remains accessible to a general audience.

可读性强,带有许多相关示例和相关上下文。 这本书借鉴并促进了广泛的基础工作(Andy Clark在这里很重要-我们将在一分钟内找到他),但仍可供广大读者使用。

普鲁斯特和乌贼 (Proust and the Squid)

Maryanne Wolf, 2007

玛丽安·沃尔夫(Maryanne Wolf),2007年

Theme

主题

The process of learning to read creates physical changes in the brain that directly affect how that brain works and how we think. Understanding this process (neuroplasticity) in the reading brain prepares us to better understand the changes we’re currently undergoing as we “make the transition from a reading brain to an increasingly digital one.”

学习阅读的过程会在大脑中产生物理变化,直接影响大脑的工作方式和思维方式。 理解阅读大脑中的这一过程(神经可塑性),可以使我们更好地了解我们正在经历的变化,因为我们“实现了从阅读大脑向数字化大脑的过渡”。

Key Concepts

关键概念

The efficient reading brain — which takes years to develop — literally has “more time to think” (54).
高效的阅读大脑(需要花费数年的时间才能发展起来)实际上具有“更多的思考时间”(54)。 Contrary to spoken language, “there are neither genes nor biological structures specific only to reading. Instead, in order to read, each brain must learn to make new circuits by connecting older regions originally designed and genetically programmed for other things” (168).
与口语相反,“既没有基因,也没有仅针对阅读的生物学结构。 相反,为了阅读,每个大脑必须学会通过连接最初为其他事物设计和基因编程的较旧区域来制造新电路”(168)。 “The new circuits and pathways that the brain fashions in order to read become the foundations for being able to think in different, innovative ways” (271).
“大脑为阅读而形成的新回路和新途径成为了能够以不同的创新方式思考的基础”(271)。

Impressions

印象数

The first part of this book focuses on the plasticity of the brain and the ways that learning to read changes it. Wolf illustrates this story with historical accounts of writing in early societies and plenty of good ol’ neuroscience. Later chapters focus more closely on reading development in children and dyslexia before returning in a brief final chapter to the effects of digital technology on how our brains work.

本书的第一部分侧重于大脑的可塑性以及学习阅读改变大脑的方式。 沃尔夫用早期社会的历史记载和大量优秀的神经科学来阐述这个故事。 后面的章节将更专注于阅读儿童和阅读障碍的发展,然后在最后的简短章节中简要介绍数字技术对我们大脑工作方式的影响。

超越思想 (Supersizing the Mind)

Andy Clark, 2008

安迪·克拉克(Andy Clark),2008年

Theme

主题

What we call “thinking” often occurs only partially in the brain: much of the human cognitive process regularly criss-crosses the boundaries of brain, body, and environment. “In building our physical and social worlds, we build (or rather, we massively reconfigure) our minds and our capacities of thought and reason” (xxviii).

我们所谓的“思维”通常仅部分发生在大脑中:人类的许多认知过程通常会纵横交错地跨越大脑,身体和环境的边界。 “在建立我们的物理世界和社会世界时,我们建立(或更确切地说,我们进行了大规模的重新配置)我们的思想,思想和理性的能力”(xxviii)。

Key Concepts

关键概念

“Words and linguistic strings are among the most powerful and basic tools we use to discipline and stabilize dynamic processes of reason and recall” (53).
“语言和语言字符串是我们用来约束和稳定推理和回忆的动态过程的最强大和最基本的工具之一”(53)。 “Gesture and speech are interacting parts of a distributed, semianarchic cognitive engine, participating in cognitively potent self-stimulating loops whose activity is as much an aspect of our thinking as its result” (133).
“手势和言语是分布式,半无政府状态认知引擎的相互作用部分,参与了认知有效的自我刺激循环,其活动与其结果一样,是我们思考的一个方面”(133)。 “The presence of humanlike minds depends quite directly on the possession of a humanlike body” (200).
“类人思想的存在直接取决于类人身体的拥有”(200)。

Impressions

印象数

Clark makes a compelling and provocative case for radically rethinking the way human beings perceive, think, and act in the world; for him, all of these actions are part of a single, continuous process. Clark supports his claim by drawing on a wide range of sources in linguistics, robotics, biology, and neuroscience — from which he pulls a variety anecdotes and examples that keep the text humming along. Big ideas here and intense reading; well worth the effort.

克拉克(Clark)提出了一个令人信服的,具有挑衅性的论据,它从根本上重新思考了人类在世界上的感知,思考和行动方式。 对他来说,所有这些动作都是一个连续过程的一部分。 克拉克通过利用语言学,机器人技术,生物学和神经科学等广泛领域的信息来支持他的主张,他从中汲取了各种轶事和实例,以使案文保持嗡嗡作响。 这里的大创意和阅读力; 非常值得的努力。

Ferdinand de Saussure, the founder of linguistics, argued that without language, we wouldn’t have thought. Figuring out how we make meaning has lot to do with how we use and manipulate symbols. This field is plenty deep, but these titles will give you some practical ways to think about how “saying” and “meaning” relate:

语言学的创始人费迪南德·索绪尔(Ferdinand de Saussure)认为,没有语言,我们就不会思考。 弄清楚我们如何理解意义与我们如何使用和操纵符号有很大关系。 这个领域非常深入,但是这些标题将为您提供一些实用的方式来思考“说”和“含义”之间的关系:

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 (Metaphors We Live By)

George Lakoff and Mark Johnson, 1980

乔治·拉科夫(George Lakoff)和马克·约翰逊(Mark Johnson),1980年

Theme

主题

We have all at one time been taught to recognize a “metaphor” as a figure of speech, a particular use of language. Lakoff and Johnson argue that, to the contrary, metaphor as a linguistic expression is possible only because the human conceptual system and thought process is, at its core, metaphorically defined.

我们一次都被教导要承认“隐喻”是一种语言象征,是一种特殊的语言用法。 拉科夫和约翰逊认为,相反,隐喻作为一种语言表达是可能的,因为人类的概念系统和思维过程的核心是隐喻地定义的。

Key Concepts

关键概念

“Our values are not independent but must form a coherent system with the metaphorical concepts we live by” (22).
“我们的价值观不是独立的,而是必须与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概念形成一个连贯的体系”(22)。 Even seemingly literal expressions are often structured by metaphorical concepts which highlight some aspects of experience while hiding others (51, 149).
甚至看似文字的表达也常常是由隐喻概念构成的,隐喻概念强调体验的某些方面而隐藏其他方面(51、149)。 Since truth is always relative to a conceptual system, and since any human conceptual system is mostly metaphorical in nature, there can be no fully objective, unconditional, or absolute truth (185).
由于真理总是相对于一个概念体系而言的,并且由于任何人类的观念体系本质上都是隐喻的,因此不可能有完全客观的,无条件的或绝对的真理(185)。

Impressions

印象数

This book is a great first foray into the subtleties of how we use language and metaphor to construct meaning and make sense of the world. Lakoff and Johnson drive the narrative with examples out of everyday language and take the time to thoroughly explain their conclusions. This book is definitely one of my favs.

这本书是对我们如何使用语言和隐喻来建构意义和理解世界的精妙之处的首次尝试。 拉科夫(Lakoff)和约翰逊(Johnson)用日常语言中的示例来推动叙事,并花时间彻底解释他们的结论。 这本书绝对是我的最爱之一。

看看别人没有 (Seeing What Others Don’t)

Gary Klein, 2013

加里·克莱因(Gary Klein),2013年

Theme

主题

Insight is not the result of concentration or a proven process, but rather of learning to “restructure beliefs.” To nurture the power of insight, we must change the story we use to understand events.

洞察力不是专注力或经过验证的过程的结果,而是学会“重构信念”的结果。 为了培养洞察力,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用来理解事件的故事。

Key Concepts

关键概念

“Intuition is the use of patterns we’ve already learned, whereas insight is the discovery of new patterns” (27).
“直觉是对我们已经学过的模式的使用,而洞察力是对新模式的发现”(27)。 “Insights change our understanding by shifting the central beliefs — the anchors — in the story we use to make sense of events” (148).
“洞察力通过改变我们用来理解事件的故事中的中心信念(锚)来改变我们的理解”(148)。 “Confusions, contradictions, and conflicts can work as springboards to insight. We just have to replace our feelings of consternation with curiosity” (182).
混乱,矛盾和冲突可以作为洞察力的跳板。 我们只需要用好奇心代替惊of的感觉”(182)。

Impressions

印象数

Klein’s book is the record of his own quest to figure out what sparks insight — and to figure out what keeps us from grasping insight that is right in front of us. He explores these questions, as well as the question of how to increase the flow of insight, across scores of stories of insight achieved (and missed). Very readable, very engaging.

克莱因的书记录了他自己的努力,以找出激发洞察力的东西,并弄清是什么使我们无法掌握眼前的洞察力。 他探讨了数十个已实现(和未实现)的洞察力故事,探讨了这些问题以及如何增加洞察力的问题。 非常可读,非常吸引人。

我们的思考方式 (The Way We Think)

Gilles Fauconnier with Mark Turner, 2003

Gilles Fauconnier和Mark Turner,2003年

Theme

主题

Identity, integration, and imagination are the result of the uniquely human ability to “blend” mental spaces by projecting elements from one frame of reference to another. This “cognitive blending” is the core process behind the human power to construct meaning.

身份认同,融合和想象力是人类独特的能力通过将要素从一个参照系投射到另一个参照系来“融合”精神空间的结果。 这种“认知融合”是人类建构意义背后的核心过程。

Key Concepts

关键概念

“Meaning systems and formal systems are inseparable. They co-evolve in the species, the culture, and the individual” (11).
“含义系统和形式系统是不可分割的。 他们在物种,文化和个体方面共同发展”(11)。 “The meanings we take most for granted are those where the complexity is best hidden” (24).
“我们最理所当然的含义是那些最能掩盖复杂性的含义”(24)。 “Language does not represent meaning directly; instead, it systematically prompts the construction of meaning” (142).
“语言并不直接代表含义; 相反,它系统地提示了意义的建构”(142)。

Impressions

印象数

The Way We Think provides one of the most meticulous, in depth readings of how humans construct meaning I have ever read. The examples given range from “Eureka!” moments, where we are shown the core inner workings of sudden realization and certainty, to constructions of the most banal everyday speech, revealed to contain complex operations of imaginative blending and synthesis. A less patient reader may find some of the case studies tedious, but the core framework and analytical approach offered here provides a powerful set of tools for digging deep into how we construct and communicate meaning.

我们的思维方式提供了关于人类如何构造我所读过的意义的最细致,最深入的阅读之一。 给出的示例包括“尤里卡!” 瞬间,向我们展示了突然实现和确定性的核心内部工作原理,这些构想是最平庸的日常演讲的结构,揭示出包含想象力融合和合成的复杂操作。 不太耐心的读者可能会发现一些案例研究很乏味,但是这里提供的核心框架和分析方法提供了一组强大的工具,可用于深入了解我们如何构建和传达含义。

妇女,火灾和危险物品 (Women, Fire, and Dangerous Things)

George Lakoff, 1990

乔治·拉科夫(1990)

Theme

主题

We organize knowledge by means of structures called “idealized cognitive models,” which account for our ability to categorize and conceptualize. These models emerge from the basic, experiential aspects of human psychology: “gestalt perception, mental imagery, motor activities, social function, and memory” (37).

我们通过称为“理想化认知模型”的结构来组织知识,这说明了我们进行分类和概念化的能力。 这些模型来自人类心理学的基本,体验方面:“格式塔感知,心理意象,运动活动,社交功能和记忆”(37)。

Key Concepts

关键概念

“Motivation depends on overall characteristics of the conceptual system, not just local characteristics of the category at hand” (113).
“动机取决于概念系统的整体特征,而不仅取决于当前类别的局部特征”(113)。 “Since we act in accord with our conceptual systems and since our actions are real, our conceptual systems have a major role in creating reality” (296).
“由于我们的行为符合我们的概念体系,并且我们的行为是真实的,因此我们的概念体系在创造现实中起着重要作用”(296)。 “Reason is embodied in the sense that the very structures on which reason is based emerge from our bodily experience. Reason is imaginative in the sense that it makes use of metonymies, metaphors, and a wide variety of image schemas” (368).
“理性的体现是,理性的基础结构是从我们的身体经验中产生的。 在某种意义上,理性是有想象力的,它利用了转喻,隐喻和各种各样的图像模式”(368)。

Impressions

印象数

“Women, Fire, and Dangerous Things” is the 500 ton locomotive of this list — and it doesn’t come with brakes. This is a big book full of big ideas, some of which you’ll follow, some of which you likely won’t. Don’t worry about it. Success means grappling with it, not defeating it. That said, there is a lot in here for the diligent reader. I’m particularly fond of chapter 17, “Cognitive Semantics.”

“女性,火灾和危险物品”是该列表中的500吨机车-它不带制动器。 这是一本充满很多大创意的大书,您将遵循其中的一些主意,而有些则您可能不会。 不用担心 成功意味着与之抗争,而不是与之抗衡。 也就是说,对于勤奋的读者来说,这里有很多东西。 我特别喜欢第17章“认知语义学”。

You’re a rational person, right? You make rational decisions, right? Alas, this is what everyone thinks — and we collectively have pretty varied opinions (to say the least) about what counts as “rational.” Dig these books to get some insight into why:

你是一个有理性的人,对吗? 您做出理性的决定,对吧? las,这就是每个人的想法-关于“合理”,我们集体(至少可以说)有各种各样的意见。 挖掘这些书以了解原因:

可以预见的是非理性的 (Predictably Irrational)

Dan Ariely, 2008

丹·阿里利(Dan Ariely),2008年

Theme

主题

Standard economic theory suggests that individuals make decisions based on carefully weighed consideration of their options. In practice, however, “rationality” is regularly eclipsed by our irrational feelings about initial states (anchors), the temptation of getting anything for free, social norms, and the outsized value we place on what we already possess (loss aversion).

标准经济理论表明,个人在仔细权衡其选择权的基础上做出决策。 然而,实际上,“理性”通常会因我们对初始状态(锚)的不理性感觉,获得免费的任何东西的诱惑,社会规范以及我们对已经拥有的东西的过分重视(损失厌恶)而黯然失色。

Key Concepts

关键概念

“Once prices are established in our minds — even if they’re arbitrary — they shape not only what we are willing to pay for an item, but also how much we are willing to pay for related products” (32).
“一旦价格在我们心中确定,即使价格是任意的,它们不仅会决定我们愿意为一件商品支付的价格,而且还会决定我们愿意为相关产品支付的价格”(32)。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wo cents and one cent is small; the difference between once cent and zero is huge” (68).
“两美分和一美分之间的差异很小; 一分与零之间的差异非常大”(68)。 “Our propensity to overvalue what we own is a basic human bias, and it reflects a more general tendency to fall in love with, and be overly optimistic about, anything that has to do with ourselves” (182).
“我们倾向于高估我们拥有的财产的倾向是人类的基本偏见,它反映出一种更普遍的趋势,即对与自己有关的任何事物都爱上并且过于乐观”(182)。

Impressions

印象数

This is one of the most accessible texts on this list: Ariely writes in an easy-going, conversational style and structures all of his arguments around closely focused, often funny studies and experiments he has himself conducted with students and colleagues. His examples are great both at illustrating his points and keeping his reader engaged.

这是该列表上最易读的文本之一:Ariely以轻松,对话的方式写作,围绕着自己与学生和同事进行的密切关注,经常有趣的研究和实验,论述了他的所有论点。 他的例子在说明自己的观点和保持读者参与方面都很棒。

思考,快和慢 (Thinking, Fast and Slow)

Daniel Kahneman, 2011

丹尼尔·卡尼曼(Daniel Kahneman),2011年

Theme

主题

We use two cognitive processes to evaluate information: a fast, always-on, but error-prone automatic system, and a more effective, analytical but effortful deliberate system. The trouble we get into is that we sometimes mistake automatic and error-prone decisions for well-considered, analytical ones — sometimes to the point of consciously making decisions that are opposed to our best interests.

我们使用两个认知过程来评估信息:一个快速,始终在线但容易出错的自动系统,以及一个更有效,分析却很努力的故意系统。 我们遇到的麻烦是,有时我们会将自动且容易出错的决策误认为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分析性决策,有时甚至是有意识地做出与我们最大利益相对立的决策。

Key Concepts

关键概念

Why we fail at statistics: “our mind is strongly biased toward causal explanations and does not deal well with ‘mere statistics.’ When our attention is called to an event, associative memory will look for its cause — more precisely, activation will automatically spread to any cause that is already stored in memory” (182).
为什么我们在统计上失败:“我们的思想强烈偏向于因果关系的解释,而不能很好地处理“单纯的统计”。 当我们将注意力转移到某个事件上时,关联内存将寻找其原因-更准确地说,激活将自动扩展到已存储在内存中的任何原因”(182)。 What You See is All There Is (WYSIATI): “You cannot help dealing with the limited information you have as if it were all there is to know. You build the best possible story from the information available to you, and if it is a good story, you believe it. Paradoxically, it is easier to construct a coherent story when you know little, when there are fewer pieces to fit into the puzzle. Our comforting conviction that the world makes sense rests on a secure foundation: our almost unlimited ability to ignore our ignorance” (201).
所见即所得(WYSIATI):“您不禁要处理您所拥有的有限信息,就好像它们只是要知道的一样。 您可以根据可用的信息来构建最佳故事,如果这是一个好故事,则可以相信。 矛盾的是,当您所知甚少,需要拼图的部分较少时,构建连贯的故事会更容易。 我们对世界有意义的令人鼓舞的信念建立在牢固的基础上:我们几乎无限制的能力来忽略我们的无知”(201)。 In misunderstanding statistical possibility, we end up paying a premium (sometimes an exorbitant one) for security from unlikely events, while at the same time gambling resources regularly on equally unlikely events. Chapter 29 (and much of the book, really).
在对统计可能性的误解中,我们最终为意外事件的安全性支付了溢价(有时过高),而与此同时,定期在同样可能性较小的事件上赌博。 第29章(以及本书的大部分内容)。

Impressions

印象数

This book is a fascinating and compelling read. Kahneman’s examples are clear and easy to follow — and their implications are sobering (if not terrifying). I’ve talked to a lot of folks who have started this book, but never quite finished it. At 400 + pages, it’s a bit longer than some other texts on this list, but I definitely recommend reading it all the way to the end — it’s all good stuff, especially if you’re trying to understand why people (perhaps including yourself) make the decisions they do in the face of uncertain outcomes.

这本书是一本令人着迷且引人入胜的书。 卡尼曼(Kahneman)的例子很清楚而且很容易理解-它们的含义是发人深省的(即使不可怕)。 我已经与很多开始本书的人进行了交谈,但从未完全完成。 它的页数超过400页,比此列表中的其他文本要长一些,但是我绝对建议您从头到尾阅读它-都是好东西,尤其是在您要了解人们为什么会(也许包括您自己)的情况下在不确定的结果面前做出决策。

Now: I’m not going to claim that this list isn’t challenging, or that you should be able to knock these out in a couple weekends. If you’re interested in digging into the prickly problems of designing for the complex systems that crop up when we mix data, choice, and the human decision-making process, though, these books will give you plenty to think about.

现在:我不会说这个列表并不具有挑战性,或者您应该可以在几个周末内将它们淘汰掉。 但是,如果您有兴趣研究为混合数据,选择和人为决策过程而出现的复杂系统进行设计的棘手问题,那么这些书将为您提供很多思考的机会。

Even more than that, all of them should give you additional frames of reference from which to consider the messy, human challenges we face as designers every day. Principles like Daniel Kahnemman’s “What You See Is All There Is” or Fauconnier & Turner’s “cognitive blending” will give you new ways to pop your thinking out of the “best practices” ruts you might have fallen into and look for solutions to messy human problems in the very behavior of messy humans themselves.

不仅如此,所有这些都应该为您提供其他参考框架,从中可以考虑我们每天作为设计师面临的混乱,人为挑战。 丹尼尔·卡恩曼(Daniel Kahnemman)的“所见即所得”或Fauconnier&Turner的“认知融合”等原理将为您提供新的方法,使您的思维摆脱可能落入的“最佳实践”车辙,并寻求解决方案以解决混乱的人类凌乱的人类本身的行为存在问题。

You, of course, know how to read. I get that. But reading work by professional research scholars — even books intended for a popular audience, as are many of these — is a bit different from reading professional or trade publications. As a grad student (in English, during which time I read a lot), I developed some habits to help me better understand, retain, synthesize, and be able to recall texts like these. Here’s what worked for me:

您当然知道如何阅读。 我明白了。 但是,专业研究学者的阅读工作(甚至包括针对大众读者的书籍,与许多此类书籍一样)与阅读专业或行业出版物有所不同。 作为一名研究生(用英语,我在这段时间里读了很多东西 ),我养成了一些习惯,可以帮助我更好地理解,保留,综合并能够回忆起这些文字。 这对我有用:

1. Buy a Book

1.买书

If I’m going to read a book like one of those listed here, I want a paper copy I can write in and (slightly) abuse. The point of a physical book for me is to be able to read it actively: underline, highlight, star passages, dog-ear corners, make notes. Reading actively helps you 1) integrate what you’re reading and synthesize it with the other ideas jumbling around in your head and 2) come back to this text weeks, months, or years later and quickly find the ideas and passages that piqued your interest.

如果我要读一本书,就像这里列出的那些书一样,我希望我可以写纸质副本,并(略)滥用。 对我而言,一本实体书的重点是能够积极地阅读它:下划线,突出显示,星星段落,折角,做笔记。 主动阅读可以帮助您1)将您正在阅读的内容与其他想法融合在一起,并在脑海中浮现出来; 2)数周,数月或数年后回到本文,并Swift找到激发您兴趣的思想和段落。

2. Buy a Pencil

2.买铅笔

Leave it in the book. If you don’t have a pencil, you won’t take notes and you won’t annotate. You’ll read passively. Set yourself up to be an active, physically engaged reader. I like a mechanical pencil like these because they’re cheap, always sharp, fit well in a book, and allow me to write satanically tiny notes.

留在书上。 如果您没有铅笔,则不会做笔记,也不会做注释。 您将被动地阅读。 让自己成为一个活跃,身体参与的读者。 我喜欢这样的自动铅笔,因为它们很便宜,总是很锋利,很适合一本书,并且可以让我写一些讽刺的小笔记。

3. Steal a Sheet of Paper

3.偷一张纸

Cut it in half, then fold one of your halves in half to make a booklet. Jot down the ideas and passages that stand out. I include page numbers so I can easily find passages later on. You’ll have to write small — and you’ll have to be selective about what you record (which is a good thing: too much note taking will slow you way down). Leave your notes in the book. Now when you come back and look for that idea or passage later, you’ll have both your annotations and a quick reference guide to the passages you personally found most intriguing.

将其切成两半,然后将一半切成一本小册子。 记下突出的想法和段落。 我包括页码,以便以后可以轻松找到文章。 您必须写得少一些-并且必须对记录内容保持选择性(这是一件好事:记笔记太多会使您的速度下降)。 将笔记留在书中。 现在,当您返回并稍后查找该想法或段落时,将获得注释和快速参考指南,这些段落是您个人最感兴趣的段落。

_____This post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andyfitzgerald.org. If you’re interested in how cognitive science, language, and meaning-making fit in with the practice of user experience architecture & design, do check it out.

_____ 最初发布于andyfitzgerald.org 。 如果您对认知科学,语言和意义转换与用户体验架构和设计的实践如何匹配感兴趣,请进行验证。

翻译自: https://www.freecodecamp.org/news/a-cognitive-sciences-reading-list-for-designers-5297c2934aa9/

认知科学和认知神经科学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wskee.cn/82689.html
文章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专注力训练与注意力训练网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文件下载

老薛主机终身7折优惠码boke112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