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仁淑凡专注力:探针资本_行业研究:多动症

2021/09/16 15:26 · 提高专注力训练 ·  · 辅仁淑凡专注力:探针资本_行业研究:多动症已关闭评论
专注力注意力训练提升
摘要:

辅仁淑凡专注力:探针资本_行业研究:多动症原标题:探针资本_行业研究:多动症目录《多动症》目录一、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概述1.1ADHD简介与流行病学1.2ADHD的致病原因与风险因素1.3ADHD的常见共患疾病1.4ADHD的诊断:症状缺乏特异性难诊断,需处理信息量大,数字化手段助力ADHD诊断1.5

辅仁淑凡专注力:探针资本_行业研究:多动症  第1张

辅仁淑凡专注力:探针资本_行业研究:多动症

原标题:探针资本_行业研究:多动症

目录

《多动症》

目录

一、 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概述

1.1 ADHD简介与流行病学

1.2 ADHD的致病原因与风险因素

1.3 ADHD的常见共患疾病

1.4 ADHD的诊断:症状缺乏特异性难诊断,需处理信息量大,数字化手段助力ADHD诊断

1.5 ADHD的治疗

二、 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市场

2.1 ADHD简介与流行病学

2.2 ADHD的致病原因与风险因素

2.3 ADHD的常见共患疾病

2.4 ADHD的诊断:症状缺乏特异性难诊断,需处理信息量大,数字化手段助力ADHD诊断

三、 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行业投资建议

四、相关企业介绍

参考文献

一、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概述

1.1 ADHD简介与流行病学

注意力问题严重影响青少年儿童健康成长。注意力是心理活动指向和集中于某种事物的能力,是青少年儿童智力发育和有效学习不可或缺的能力,对其健康成长有极其重要的影响。我们经常能听到家长、教师评价某个孩子注意力差、上课坐不住、爱做小动作、经常上课走神、经常写错字、写字落字等等,所谓注意力差在学术上称为注意力缺陷,较严重者需要做诊断以界定是否患有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根据中国优生优育协会的调查统计,中国约75%的儿童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注意力问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也将注意力问题列为引起全球儿童学习障碍的首要因素,儿童注意力问题日益引起家长、学校、社会等各方面的重视。

资料来源:教育部、国家统计局、Wind及公开资料

多动症是一种影响终身的慢性疾病。父母面对自己的孩子往往有两种焦虑情绪:过分安静,让父母担心孩子是否有自闭症的倾向;过分的活泼和好动,则有是否多动症的担心—数不清的案例和身边一些家庭悲剧,让人们开始对儿童多动症产生了足够的关注。多动症,即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ADHD)是一种神经发育障碍,主要表现为与年龄不相称的注意力易分散、不分场合的过度活动和情绪冲动,并伴有认知障碍和学习困难,智力正常或接近正常。ADHD常见于学龄期儿童,但有70%的症状持续到青春期,30%-50%持续到成年期。目前,学界普遍认为ADHD与行为的脑协调及神经系统发育有关,是儿童和青少年期间最为普遍的心理障碍之一,是一种影响终身的慢性疾病。

图:提示ADHD的症状 图:ADHD的危害

ADHD患病率高,半数以上患儿共病多种精神障碍。ADHD的患病率一般报告为3%-5%,ADHD在男孩中要比女孩中更为常见,在临床样本中发现男女的平均比例为5:1,但在流行病学样本中,该比例为3:1或2:1。我国报告的学龄期ADHD的患病率为1.3%-13.4%,七项大型调查研究的meta分析得出的患病率为4.31%-5.83%,且患病率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呈现轻微上升趋势,全国有ADHD患儿约1461-1979万人。此外,SCIENTIFIC REPORTS上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中国农村地区儿童ADHD发病率(11.9%)高于城市地区(6.4%)。ADHD的症状基本在学龄期前出现,在9岁时最为突出,随着年龄的增长,共病学习困难和其他精神障碍的概率明显增加。总体来说,约65%的患儿存在一种或更多共患疾病。共患疾病的存在常导致患儿社会功能严重受损,临床疗效降低,预后不良。为使ADHD患儿的学业水平与其智力保持一致,约20%的ADHD患儿需给与特殊教育,15%的ADHD患儿需要提供特殊的行为矫正服务。

图:中国儿童青少年ADHD患病率

资料来源:SCIENTIFIC REPORTS

1.2 ADHD的致病原因与风险因素

ADHD的病因和发病机制尚不清楚,但众多证据提示,ADHD是一种神经发育性障碍。整合全基因组关联研究发现,与ADHD高度关联的85个候选基因中,由其中45个候选基因编码的蛋白质组成的神经发育网络涉及定向的神经轴突生长。来自ADHD患者的重复片段数量变异的研究及动物模型研究的结果进一步支持这一神经发育网络涉及ADHD病因学。Nature Genetics上所发表的全球第一个ADHD基因组学研究分析了来自欧洲、美国、加拿大和中国的名ADHD患者和名对照组的大约1000万个基因位点,确定了ADHD易感性的12个基因组片段,其中大部分与特定基因相对应,即与这种疾病有关的许多基因变化会影响大脑中基因表达的调节元素;此外,这项国际研究还回顾了ADHD与超过200种表型(精神病学和非精神病学)之间共有的潜在遗传基础,结果显示ADHD与抑郁症、厌食症、教育水平、肥胖、生殖功能、吸烟或失眠等疾病之间存在基因重叠。

表:与ADHD相关的12个基因位点

资料来源:Nature Genetics

图:ADHD与其他表型的遗传相关性

资料来源:Nature Genetics

ADHD是一种神经发育性障碍,患者脑发育延迟。神经心理学研究发现,ADHD患儿的转换功能水平与较其年龄小2-3岁的正常儿童相当。ADHD男童的运动平衡能力落后于正常男童。脑电波α波的8Hz成分增多、磁共振质子波谱(1HMRS)侧苍白球氮-乙酰天冬氨酸/肌酸比值(NAA/Cr)明显降低,均反映ADHD患儿脑发育延迟。神经影像学研究进一步发现ADHD患儿大脑皮质的成熟较正常对照人群约晚3年,特别是前额叶皮质和颞叶皮质;静息态脑功能成像的数据显示,ADHD成人的脑功能与正常成人对照有明显差异,而与正常青少年相似。目前认为ADHD是由多种生物学因素、心理因素和社会因素单独或协同作用造成的一种综合征。

生物学因素。①遗传因素。ADHD患儿的生物学亲属的心理障碍往往比非ADHD患儿的亲属多,尤其是抑郁、酒精使用障碍、品行问题或反社会行为、多动,提示ADHD可能有遗传倾向。家系研究发现,ADHD患儿的一级亲属(父母、兄弟姐妹)中超过25%的人也患有ADHD,显著高于人群整体患病率(5%左右)。近期几项大型双生子研究显示,儿童多动、冲动行为的遗传度是55%-97%,平均80%。②环境因素,如饮食、铅等毒素或母孕期及围产期并发症,仅能解释病因的1%-20%。由此可见,遗传因素在ADHD发病中起主要作用。③大脑发育异常。到目前为止,多角度的科学研究结果表明,ADHD人群大脑中特定化学物质发生改变,且特定脑区活动下降、发育不成熟和体积萎缩。大脑额叶区可能和ADHD的发生有关,它的许多连接通路经过神经纤维与尾状核相连,而尾状核与大脑深层的边缘系统相连,这些大脑区域可以帮助我们抑制行为、保持注意,并控制我们的反应。神经生化研究发现,ADHD可能是神经递质失调或去甲肾上腺素(NE)、多巴胺(DA)、5-羟色胺(5-HT)这三个系统出现失调所致的行为障碍。神经电生理研究提出了患儿脑发育迟滞、脑发育偏离正常、觉醒不足三个假说。神经影像学研究主要发现ADHD患儿前额叶体积减小、右侧尾状核增大或左侧尾状核缩小、苍白球体积减小、胼胝体体积减小、小脑后下蚯部体积明显较小等。

社会心理因素。①心理行为因素。同正常儿童相比,ADHD患儿情绪不稳、容易激动、行为不顾后果、自控能力差更为多见,且易出现攻击行为。国内外研究证实,ADHD患儿自我意识水平低,自尊水平也偏低,他们对自己的行为、智力及在学校的表现评价过低,并且幸福与满足感较低。父母个性特点和精神病理对于ADHD有重要影响,研究发现,如果父母存在心理问题,如抑郁、焦虑等,子女ADHD患病率明显提升。此外,ADHD患儿中,父母性格不良者占76.09%。②家庭环境因素。不良的家庭环境对儿童的不良行为起示范和强化作用,如不和睦的家庭关系、不当的家庭教育方式都是导致儿童患ADHD的重要因素。此外,流行病学数据显示,父母的文化程度低、社会经济阶层低,其子女患ADHD的风险也高于正常儿童。③学校因素。老师处理问题不当,可引起“情境性活动过多”和注意力不集中。如老师对ADHD患儿缺乏理解,采取打骂或侮辱人格的方法,将严重影响儿童行为和情绪的发展,导致多动的发生,甚至反社会行为。④社会因素。儿童易受到社会环境的影响,不良的社会风气,如吸烟、饮酒、吸毒、父母离异等,对儿童心理将产生巨大影响。ADHD患儿是患品行障碍、青少年犯罪的高危群体,更易受不良社会风气影响,成为青少年犯罪率上升的重要因素。

1.3 ADHD的常见共患疾病

研究发现,ADHD患儿共病其他疾病的比例高、种类多,有文献报告ADHD患儿共患率超过70%,在儿童青少年阶段常见的共患疾病依次为破坏性行为障碍、学习障碍、抽动障碍、情绪问题或心境障碍等;在成人阶段,常见的共患疾病包括反社会型人格障碍、物质使用障碍、情感障碍等。ADHD的常见共患疾病如下表:

1.4 ADHD的诊断:症状缺乏特异性难诊断,需处理信息量大,数字化手段助力ADHD诊断

大多数精神障碍由于缺乏具有鉴别意义的病因学或病理学改变,精神症状(尤其是特征性症状,如持续存在的幻听)仍然是诊断的主要依据之一。而ADHD的症状缺乏特异性,可以辅助诊断的客观体征与实验室资料甚少,当今仍是很难诊断的儿童精神障碍之一。因此,对病史和临床检查所获得的大量信息进行加工整理、去伪存真,综合分析建立正确诊断,是儿童精神科医生临床工作的基本功,也是ADHD诊断的基本依据。

随着对ADHD认识的逐渐深入,许多ADHD诊断指南相继出现。正式制定诊断标准是从美国精神病学会出版的《精神障碍诊断和统计手册(第3版)》(DSM-III)开始;随后《国际疾病分类(第10版)》(ICD-10)被纳入世界各国官方疾病统计范畴;1994年出版的DSM-IV正式命名注意缺陷/注意障碍(ADHD),其症状学标准包括18条症状,9条注意缺陷症状和9条多动/冲动症状,分为3个亚型:如果注意缺陷症状符合6条以上,即可诊断为以注意障碍为主型(PI);多动/冲动症状符合6条以上,即可诊断为以多动/冲动为主型(HI);如果两型都符合,即可诊断为混合型(C),此分类系统在随后的20年对ADHD治疗实践产生深远影响。《中国注意缺陷多动障碍防治指南》(2007)建议此采用DSM-IV关于ADHD的诊断标准。2013年美国精神病学会发布DSM-5,将ADHD归类为神经发育障碍,症状标准基本与DMS-IV相同。DSM-5工作组经现场试验,得到ADHD诊断一致性的kappa值为0.61,在儿童精神病领域,ADHD的诊断信度仅次于孤独症谱系障碍(0.69),对于一个症状特异性不强的疾病,此信度已经比较满意了。2015年出版的《中国注意缺陷多动障碍防治指南(第二版)》建议采用DSM-5 ADHD诊断标准,这是因为该标准既能够使仅有注意缺陷、仅有多动/冲动的儿童早期得到诊断和治疗,也便于国际交流。根据DSM-5诊断标准,ADHD需满足:

ADHD的诊断主要依据现象学资料,即对行为症状的观察和检查,行为评定量表、神经心理学测试等可以为诊断提供参考。除了ADHD独有的症状等级评定之外,无其他诊断工具。通过磁共振成像技术(MRI)和功能MRI(fMRI)观察到的形态学差异及电生理差异、认知能力的差异和DNA多态性均是彻底研究的对象,然而还远未像(生物)标记那样得到广泛应用。因此,常常首先进行病史采集和访谈,内容如下:

需要注意的是,ADHD要区分正常儿童的多动、注意力不集中,只有当相应行为程度明显超出正常,严重干扰了儿童的社会功能才能诊断。此外,注意障碍、多动/冲动都是非特异症状,可见于焦虑障碍、心境障碍、广泛性发育障碍、精神分裂症等多种障碍,按照梯级诊断原则,ADHD的梯级最低,必须排除这些障碍才可以诊断ADHD。

尽管对ADHD进行了大量研究,但本症仍是较难与诊断的儿童精神障碍之一。ADHD的核心症状特异性差,可由许多其他精神障碍、躯体疾病引起,医生在判断时缺乏可操作性;在某些情况下,儿童、父母、老师提供的信息可能不可靠;一次与儿童的短暂接触,可能获得阴性结果等,这些都导致陷入诊断误区。因此,诊断时需考虑多种因素,予以综合诊断。心理测试、症状量表、定式检查、诊断标准的应用,对于提高诊断一致性起很大的促进作用。此外,还需应用一些并非特异性诊断ADHD的辅助诊疗手段,如:认知功能,对儿童的认知进行评估,包括智力和学习能力;使用父母、教师行为评定量表从不同方面获取信息;有些儿童还应进行详细的言语或语言评估,精细、粗大运动功能评估,神经心理学测试等。

在诊断时,医生需要对上述材料进行综合分析、判断、推理,建立诊断。得出诊断结果后,还需要继续追踪,通过观察治疗效果、病程的发展演变,来验证自己的判断,有时需要追踪多年,才能获得确切的诊断。

随着医疗与科技之间的界线日渐模,综合运用计算机、人工智能、云计算和传感器技术,可以实现复杂数据的标准化、海量数据的快速处理及难确诊病症的准确诊断和决策。儿童青少年注意力问题,尤其是ADHD的诊断问题,借助数字化手段快速、准确诊断并沉淀大数据,最终为量身定制的支持服务和治疗建议奠定坚实的基础。辅仁淑凡的DS3注意力测训系统是目前国内唯一一款基于注意力四维度理论,可实现标准化、量化、个性化测序的软件,实现1V1个性化测试,提高测试的标准化并实现数据的沉淀,为患儿的训练、治疗和康复提供系统专业的数据支持。

1.5ADHD的治疗

ADHD是一种有生物学基础的、终生性慢性疾病,不能治愈或自愈,并常常共病其他精神障碍,其治疗目标是通过长期、个体化及综合治疗,改善患者ADHD症状,减少共患病,促进患者症状最小化和功能恢复最大化。

1.5.1药物治疗:有效控制核心症状,但难以根治,长期服药存在依从性问题与副作用风险

ADHD的治疗药物大致可以归为中枢兴奋剂和非中枢兴奋剂两大类。中枢兴奋剂包括哌甲酯和苯丙胺的多种制剂;非中枢兴奋剂有托莫西汀(择思达?)、α肾上腺素能药物、三环类抗抑郁剂、安非他酮、单胺氧化酶抑制剂、SSRI和SNRI等。

药物治疗可以改善患者核心症状,但只能控制症状,难以根除疾病。研究证实,ADHD药物能减轻患儿的无目的性多动和注意力不集中,使其接近或达到正常儿童水平,并加强其抑制控制能力,改善相关的任务行为、学业表现和社会功能。ADHD药物治疗的有效率可达80%-90%,但仍有部分患者对药物治疗无反应或只有部分反应,且药物治疗只能控制症状,不能根除疾病,约1/3的患儿到青少年期症状减轻,1/3到成年期症状减轻,1/3需要终生服药。

药物治疗需长期服药,带来依从性问题、副作用和成瘾性,甚至可能影响生长发育。ADHD治疗是长期过程,传统治疗药物需每天多次服药,往往造成漏服,从而影响疗效,因此新一代中枢兴奋剂主要是长效制剂。此外,ADHD短期内停药会有症状反弹。2006年,FDA提出ADHD治疗药物使用中存在增加心血管和精神心理方面的不良影响,要求对相关药物的说明书进行修改并增加警示信息。已上市ADHD药物如下表:

药物治疗,新制剂是研发热点。对于制药企业,多动症治疗是巨大金矿,根据IMS数据,2017年全球ADHD药物市场达到120亿美元,并保持快速增长趋势,是阿片药物以外的第二大创新制剂治疗市场。由于新分子实体没有能够为ADHD的治疗带来质的飞跃,哌甲酯和安非他明这些老药仍然很活跃。作为儿童用药、而且是长期用药,顺应性是赢得市场的关键,为此从普通片剂到缓释片,到渗透泵片,到双时相释放的微丸,到透皮制剂,再到微粒载药,新剂型不断出现,但以长效&控释为主。

1.5.2非药物干预:方法众多,有助于改善患者和家庭的功能,但缺乏个性化、标准化

非药物干预的方法较多,包括社会心理干预和物理治疗等,前者包括行为治疗、认知行为治疗、心理干预、教师培训、家长教育培训等,后者包括脑电生物反馈、体感音乐治疗、计算机辅助治疗等。自MTA研究发表以来,药物治疗被公认为是ADHD治疗的有效方法,然而“药物不含技能(no skills in pills)”,非药物干预方法有助于改善患者和家庭的功能,起到极其重要的作用。美国儿科学会(AAP)2011年推出的《儿童青少年注意缺陷/多动障碍的诊断、评估和治疗临床指南》指出,ADHD治疗首推行为教育等非药物治疗,然后是非药物治疗加药物治疗,确保治疗效益最大化的同时副作用最小化。

1.5.3数字疗法:数字化是疾病管理的未来发展趋势

数字疗法(DTx)是一种基于软件程序的疗法,为患者提供循证治疗干预以预防、管理或治疗疾病,可独立使用,也可与药物、设备或其他疗法配合使用。临床实验证明,数字疗法在应对现有药物治疗不能很好解决的行为介导病症(如抑郁症、创伤后应激障碍、失眠、多动症)时有着较为显著的功效。

本质上,DTx是一种直接治疗疾病的药物,只是与传统药物起作用的方式不同,是对现有疗法的有益补充。对于精神和认知健康状况方面的患者而言,DTx可以提供更好的隐私保护,提高此类患者寻求医疗的几率,软件的易分发特性也可以以较低成本获得更多患者。此外,DTx可通过实时反馈改善治疗效果,及时更新症状和更个性化的治疗方案,提高患者对治疗的依从性。目前,已有多款DTx产品面世:Pear Therapeutics的ReSET是FDA批准的首款处方数字疗法;Proteus Digital Health和Otsuka Pharmaceutical合作研发的ABILIFY MYCITE系统获得FDA的NDA批准,成为首款药物—传感器组合产品;Akili完成多中心试验并申请FDA批准,治疗多动症等相关疾病。数字疗法逐渐获得监管机构的认可和支持,越来越多国家在考虑将DTx纳入医保范围。

理论上,任何基于证据的行为或心理健康问题都适合数字疗法。在这方面,美国的Akili Interactive Labs和中国的辅仁淑凡都做了大量的尝试。

Akili是数字疗法领域的先驱,它的数字疗法是通过一个创造性的沉浸式动作视频游戏体验,有选择性地针对目标,激活大脑中因为疾病而导致缺陷的认知系统。主要产品AKL-T01是一款通过游戏来治疗小儿多动症的产品,玩家在视频界面中通过移动设备操控导航一个外星人,在导航外星人时必须通过点击屏幕来响应目标。该应用能够跟踪用户的动作,同时算法自适应用户状况。治疗手段利用艺术、音乐、讲故事和奖励周期,让患者参与到治疗活动中,增强患者依从性。同时,Akili能够给患者的医疗团队提供二次监测,让医生和护理团队能够获得治疗数据和进展,促进患者与医护之间的反馈闭环。

辅仁淑凡是中国领先的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临床+非临床)方案解决商,专注于为儿童青少年提供心理健康整体解决方案,公司的专家团队均为国内心理学界泰斗级人物。其核心产品DS3注意力测训系统是目前唯一一款基于注意力四维度理论,可实现标准化、量化、个性化测序的软件,实现1V1个性化测试,减少人力成本,提高测试的标准化并实现数据的沉淀,为患儿的训练、治疗和康复提供系统专业的数据支持,实现个性化、标准化、时效性的解决方案,目前已经从学校延伸到C端。DS3的基于科学的理论基础、通关游戏的产品形态,包括图形辨别测验、选四圈测验、视觉追踪测验、加减法测验等注意力测评游戏,以及眼疾手快、寻觅宝藏、顶级侦探等注意力训练游戏,让儿童在娱乐中提升注意力,DS3具有家长端,可即时反馈测训效果和指导建议。经过DS3系统训练后,近九成(86.67%)的儿童注意力水平有所提升。

二、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市场

2.1需求与支付能力提升+政策鼓励与支持驱动ADHD治疗市场扩容

需求与支付能力提升。当前,家庭教育受到空前重视,家长们对孩子的教育过程、教育效果的诉求越来越高。随着家长的教育水平、支付能力与意愿的提高,以及城镇化进程的发展,家长们对如何培养、训练孩子注意力的诉求也越来越迫切、越来越集中。辅仁淑凡《中国儿童注意力行业报告》数据显示,经济发达地区的家长更加关注儿童注意力的发展,城市家庭比农村家庭更加关注儿童注意力问题;②父母的受教育程度越高,对孩子的注意力可能越会关注或重视。我国有着数以亿计的家庭,潜在需求巨大,但市场上却少有专业机构来提供科学系统的解决方案。

政策鼓励与支持。国家高度重视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陆续出台多项政策鼓励支持,随着人们对ADHD的认知和接受度逐步提升,ADHD治疗市场未来可期。近年来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相关法规文件如下表:

2.2 ADHD治疗市场现状:防治形势严峻,但缺乏专业机构来提供科学系统的解决方案

根据美国儿童青少年精神病学会报告,美国现在有经过全面培训、注册的儿童精神科医生6300名。为满足750万-1400万儿童精神障碍患者,尤其是其中5%-9%有明显功能损害的患者的服务需要,还需要3万名儿童精神科医生,缺口巨大。此外, 如果考虑到目前成年期ADHD、成年期孤独症谱系障碍和成年期抽动障碍仍到儿童精神科医生处就诊,也许需要儿童精神科医生的量要更多,才能满足社会需求。

与国外相比,我国目前的防治形势和我们的任务更加严峻。ADHD是最常见的儿童行为问题,根据我国七项大型研究的meta分析,ADHD患病率为4.31%-5.83%,估计全国患儿有1461万-1979万人。其中,纯粹的ADHD仅为28.1%,超过70%患者有共病。即使纯粹的ADHD患者可由儿科医生治疗,那么还有剩余的70%,即1000万-1400万有共患疾病的ADHD患者需专门从事儿童精神病的专科医生服务。而我国注册儿童精神科的医生估计不足百名,他们还承担着儿童重症精神病的防治。来自北京、上海和长沙3个城市的812例ADHD影响与服务调查结果显示:90%以上的ADHD患儿父母报告患儿在学习、遵守纪律和完成家庭作业方面存在一定困难,62%的父母报告患儿在按时起床、准备上学方面有一定困难,87.2%的父母对患儿的ADHD症状感到紧张、焦虑,94.8%父母担心ADHD症状影响患儿的学业,88.9%的父母担心ADHD症状影响患儿将来的事业发展,34.2%的父母认为家庭活动遭到破坏,26.8%的父母婚姻关系遭到破坏。由此可见,目前我国ADHD防治领域的形势十分严峻。有研究显示,10岁前诊断为ADHD的患儿只有13.6%接受ADHD药物治疗,10岁以后诊断为ADHD的患儿只有25.6%接受ADHD药物治疗,此外而且治疗的依从性很低。国外文献报告ADHD患儿的治疗依从性为35%-80%,台湾地区是74.3%。国内朱大倩等报告使用哌甲酯治疗ADHD患儿,50%的患儿用药时间短语6个月,依从性好者仅为33.7%,依从性处于减低水平。

国内市场空间巨大,“脏乱差”现象严重。我国有着数以亿计的家庭,潜在需求巨大,但市场上却少有专业机构来提供科学系统的解决方案。除了传统的药企外,还有很多企业打着儿童注意力训练/治疗、多动症康复的牌子,却没有科学、系统的产品或服务,更多是依靠各种营销手段获客,耽误了患儿的最佳诊疗窗口。

2.3 ADHD治疗——继自闭症之后的,青少年心理健康新蓝海

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是一种神经发育性障碍综合征,根据七项大型调查研究的meta分析,我国儿童青少年的患病率为4.31%-5.83%,这是儿童期最常见的行为障碍之一,可对这一群体产生持久甚至终生影响。针对ADHD的治疗,无论是药物治疗、非药物干预,还是数字疗法,这个市场都是及其巨大的,是青少年心理健康新蓝海。五年后,我国ADHD治疗市场规模将达到53亿元。

假设:

目标人群数量:5-12岁是多动症ADHD的高发年龄段,根据国家统计局和Wind数据,该年龄段儿童人数达1.23亿,假设未来五年目标人群数量基本保持不变,以1.23亿计算;

患病比例:根据七项大型调查研究的meta分析,我国儿童青少年的患病率为4.31%-5.83%,且有随时间逐渐增长趋势,同时多数学者认为此数据被低估。所以,保守以5%计算;

治疗渗透率:有研究显示,10岁前诊断为ADHD的患儿只有13.6%接受ADHD药物治疗,10岁以后诊断为ADHD的患儿只有25.6%接受ADHD药物治疗,随着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意识的普及和政府、社会、学校对儿童心理健康的重视,未来治疗渗透率将快速提升,我们以15%计算;

地域选择:尽管众多研究表明,农村儿童ADHD患病率普遍高于城市,但心理健康治疗市场目前还主要集中在城市,这有家长教育素养、收入水平及教育环境等因素导致,所以保守估计,以城市家庭的ADHD儿童计算市场规模。根据Wind数据库,2019年以人口计算的城镇化率为44.38%,且逐年上升。保守计算,我们以44.38%计算;

家庭收入分层:多项研究提示,高收入家庭对子女的心理健康状况更加关心,也更愿意支付相关治疗费用。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数据,当前我国中等及以上收入群体占比约65%,未来将持续增长,保守计算,我们以65%计算;

治疗费用:根据调研及相关市场数据,药物治疗人均费用在/年,注意力训练费用/年,根据多个指南及趋势判断,药物治疗+非药物干预+数字疗法的联合应用,对ADHD患儿或共病其他精神障碍的患儿更有效。保守计算,我们以/年计算。

由此,计算五年后ADHD治疗市场规模将达到53亿元人民。

2.4 更大的市场:注意力市场及记忆力、洞察力、想象力

根据中国优生优育协会数据,中国约75%儿童存在不同程度注意力问题,注意力障碍也价格影响孩子的学业、生活及未来的职业表现,理论上,这部分儿童都需要接受相应的治疗和训练。而且这部分孩子不局限于5-12岁。估算注意力市场规模将达到1525亿元人民币。

记忆力、洞察力、想象力甚至是比注意力更广泛的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由于流行病学及治疗范式的相似性,我们亦可估算各市场接近1500亿元。所以注意力、记忆力、洞察力、想象力四大市场未来的市场规模将突破6000亿元。

假设:

目标人群数量:根据教育部2018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情况报告,全国高中及以下教育在校人数2.35亿,假设未来五年目标人群数量基本保持不变,以2.35亿计算;

患病比例:根据中国优生优育协会数据,中国约75%儿童存在不同程度注意力问题。所以,以75%计算;

治疗渗透率:渗透率数据我们参考ADHD患儿数据,以15%计算;

地域选择:地域选择数据,参考ADHD治疗数据,以44.38%计算;

家庭收入分层:家庭收入数据,参考ADHD治疗数据,以65%计算;

治疗费用:治疗费用参考ADHD治疗数据,以/年计算。

由此,计算五年后注意力治疗市场规模将达到1525亿元人民。

三、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行业投资建议

治疗儿童注意力缺陷需打持久战。ADHD是一种有生物学基础的、终生性慢性疾病,不能治愈或自愈,并常常共病其他精神障碍,其治疗目标是通过长期、个体化及综合治疗,改善患者ADHD症状,减少共患病,促进患者症状最小化和功能恢复最大化。

改善多动症的现状,培养认知先行。摆在中国诸多神经性疾病面前的最大问题是对疾病的认知问题,多动症也不例外。多动症是最常见的儿童时期神经和精神发育障碍疾病,不但要随时关注孩子是否具有多动症倾向而及时就医,还要进行合理、长期地治疗。研究显示,10岁前诊断为ADHD的患儿只有13.6%接受ADHD药物治疗,随着认知与技术进步,未来多动症治疗的渗透率将逐步提升。

监管是阻碍数字疗法迅速崛起和发展的一大挑战。技术的发展速度比必要的临床审批法律的出台速度要快得多。法规是数字疗法能否成功应用的关键先决条件,必须推动法规环境实现现代化,跟上数字创新的步伐。数字疗法的监管方式与药物管制不同,因为数字疗法是动态的,在不断学习。FDA 正在积极制定和实施战略、政策和流程,规范人工智能在医疗设备领域的应用。另一方面,公众对于患者和药物数据的共享问题也必须有充分的认知。欧盟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 针对在欧洲地区收集和处理个人信息制定了严格的指导方针,而中国和俄罗斯则不允许将数据在境外托管。

四、相关企业介绍

4.1 Akili Interactive Labs

Akili Interactive Labs是一家美国数字医学研发商,通过高质量的动作视频游戏体验,治疗认知缺陷,改善神经病和精神病相关症状,包括ADHD、抑郁症、自闭症谱系障碍ASD和各种炎症性疾病,目前正在开发补充性和集成式临床监护器和测量护理应用。Akili Interactive Labs是PureTech Health的子公司,PureTech致力于开发针对大脑-免疫-肠道(Brain-Immune-Gut)或称为BIG功能失调的新型药物。目前,MSD、Shire、Amgen和Pfizer等四家制药公司都通过投资或建立伙伴关系的方式与Akili进行了合作。

Akili Interactive Labs的主导产品是AKL-T01和AKL-T02,分别针对ADHD和ASD。AKL-T01是Akili Interactive Labs独家开发的视频游戏系统,旨在激活前额皮质以提高认知功能。目前这款系统正在接受FDA的审查。AKL-T01是有史以来第一款电子游戏将作为评估和治疗疾病的药物。已完成的临床试验共有348名ADHD的儿童和青少年患者参与,参与者使用AKL-T01进行四周的治疗,结果显示出统计学上的显著改善。产品管线及融资历史如图:

4.2 辅仁淑凡

辅仁淑凡成立于 2007年,是中国最大的青少年心理健康(非临床+临床)解决方案提供商,专家团队为中国心理学界泰斗人物,目前均为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在线上,推出了唯一一款基于注意力四维度的理论、进行个性化测序的软件;在线下,从2019年5月到2019年12月,开设270+线下店,发展迅猛。辅仁淑凡在青少年心理咨询和注意力产品线之外,后续产品线包括学习力、观察力、想象力和临床产品ADHD。核心产品包括DS3注意力测训系统运营数据监控后台;为学校建设心理咨询室,打通校端到市场端的生态链等。产品管线及融资历史如图:

4.3 NeuroSigma

NeuroSigma位于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致力于开发具有改变医疗实践和患者生活潜力的生物电子技术。公司开发的Monarch eTNS系统是一款手机大小的医疗器械,治疗患有多动症的7到12岁儿童,它通过贴在患者前额的贴片输出低水平的电刺激,刺激三叉神经末梢,从而影响与ADHD相关的脑区的活动。2019年4月,Monarch获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批准上市,也是FDA批准的首个ADHD非药物治疗方案。该疗法仅通过处方进行,家长或其他监护人需要治疗期间协助并陪同孩子。Monarch eTNS系统的疗效在一项包含62名中重度ADHD患者的临床试验中得到验证。患者每晚接受eTNS或安慰剂器械治疗,四周后,使用ADHD评分系统,患者的ADHD症状下降水平显著高于对照组。资料显示,目前该系统在欧洲的价格为基础套件800欧元,包括患者初始使用的所有配件并配有可以使用4周的电极片,额外购买电极片的价格为5欧/片。

参考文献

4. Childress,A.C.,&Stark,J.G.(2018).Diagnosisand Treatment of Attention-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 in Preschool-Aged Children. J Child Adolesc Psychopharmacol, 28(9), 606-614. doi:10.1089/cap.2018.0057

6. Craig, F., Savino, R., & Trabacca, A. (2019). A systematic review of comorbidity between cerebral palsy,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s and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Eur J Paediatr Neurol, 23(1), 31-42. doi:10.1016/j.ejpn.2018.10.005

7. Dalrymple, R. A., Maxwell, L. M., Russell, S., Duthie, J. J. A. o. D. i. C.-E., & Practice. (2019). NICE guideline review: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 (NG87).

8. Das, J. K., Salam, R. A., Lassi, Z. S., Khan, M. N., Mahmood, W., Patel, V., & Bhutta, Z. A. (2016). Interventions for Adolescent Mental Health: An Overview of Systematic Reviews. J Adolesc Health, 59(4S), S49-S60. doi:10.1016/j.jadohealth.2016.06.020

13. Health, C. J. E. B. M. Twenty years of research on attention-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 (ADHD): looking back, looking forward.

15. Imboden, A. D., & Fehr, K. K. (2018). Collaborative Care of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An Innovative Partnership to Serve Rural Pediatric Patients. J Pediatr Health Care, 32(6), 584-590. doi:10.1016/j.pedhc.2018.05.003

16. Lau-Zhu, A., Fritz, A., & McLoughlin, G. (2019). Overlaps and distinctions between attention 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 and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in young adulthood: Systematic review and guiding framework for EEG-imaging research. Neurosci Biobehav Rev, 96, 93-115. doi:10.1016/j.neubiorev.2018.10.009

18. McCoy, K. T., Pancione, K., Hammonds, L. S., & Costa, C. B. (2019). Management of Attention-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 in Primary Care. Nurs Clin North Am, 54(4), 517-532. doi:10.1016/j.cnur.2019.08.001

21. Polanczyk, G. V., Salum, G. A., Sugaya, L. S., Caye, A., & Rohde, L. A. (2015). Annual research review: A meta-analysis of the worldwide prevalence of mental disorders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J Child Psychol Psychiatry, 56(3), 345-365. doi:10.1111/jcpp.

22. Polanczyk, G. V., Willcutt, E. G., Salum, G. A., Kieling, C., & Rohde, L. A. (2014). ADHD prevalence estimates across three decades: an updated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regression analysi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pidemiology, 43(2), 434-442. doi:10.1093/ije/dyt261

23. Pujalte, G. G. A., Maynard, J. R., Thurston, M. J., Taylor, W. C., 3rd, & Chauhan, M. (2019). Considerations in the Care of Athletes With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Clin J Sport Med, 29(3), 245-256. doi:10.1097/JSM.

24. Rohde, L. A. J. A. J. P. The Worldwide Prevalence of ADHD: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regression Analysis. 164(6), 942-948.

25. Salam, R. A., Das, J. K., Lassi, Z. S., & Bhutta, Z. A. (2016). Adolescent Health Interventions: Conclusions, Evidence Gaps, and Research Priorities. J Adolesc Health, 59(4S), S88-S92. doi:10.1016/j.jadohealth.2016.05.006

28. Sudre, G., Mangalmurti, A., & Shaw, P. (2018). Growing out of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Insights from the ‘remitted’ brain. Neuroscience & Biobehavioral Reviews, 94, 198-209. doi:10.1016/j.neubiorev.2018.08.010

29. Troksa, K., Kovacich, N., Moro, M., & Chavez, B. (2019). Impact of Central Nervous System Stimulant Medication Use on Growth in Pediatric Populations with Attention-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 A Review. Pharmacotherapy, 39(6), 665-676. doi:10.1002/phar.2192

30. 郑毅.(2007). 儿童注意缺陷多动障碍防治指南: 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

31. 王玉凤.(2019).注意缺陷多动障碍.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

32. Clinical Investigation of Medicinal Products for the Treatment of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ADHD) 欧洲药品管理局

声明

本报告中部分信息及数据来源于公开可获得资料,对于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做保证,未经许可,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翻版、复制及刊登,如需转载请联系授权并需在醒目位置标注转载来源

获取更多行研信息,欢迎微信搜索小程序“探针资本”

更多惊喜等你发现

专注医疗健康与生命科技的精品投行

联系我们

北京办公室

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9号富尔大厦1002室

Beijing office

Room 1002, Full Tower, 9 Dongsanhuanzhong St, Chaoyang, Beijing

项目投递 Project delivery

smile@probevc.com

媒体问询 Media inquiries

jacqueline@probevc.com

资本市场 Equity capital market

smile@probevc.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辅仁淑凡专注力:探针资本_行业研究:多动症  第2张

辅仁淑凡专注力:服务2000所学校、240家机构,专注心理健康赛道的辅仁淑凡向数字疗法方向迈进

原标题:服务2000所学校、240家机构,专注心理健康赛道的辅仁淑凡向数字疗法方向迈进

这是动脉网时隔两年后,再次采访北京辅仁淑凡软件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辅仁淑凡”)。

当被问及这两年公司的变化,辅仁淑凡创始人娄骥用了一句“守初心,迎变化”来总结这段时间公司的发展。

守初心指的是业务方向上,辅仁淑凡一直在产学研方面不断发力与突破,正朝着构建国内心理健康全生态服务商的角色转变。依托于北京师范大学,辅仁淑凡拥有深厚的学术底蕴和研发实力,目前共获得6项发明专利、40多项软件著作权。除了给学校和第三方青少年成长教育机构提供青少年心理健康全套解决方案外,辅仁淑凡也在校外不断设立青少年线下成长中心。截止目前,辅仁淑凡已服务2000所学校、 240家机构,覆盖19个省、 50多个城市,沉淀了中国青少年的心理大数据逾3000万条。

迎变化指的是企业向纵深发展过程中,所处的市场出现了新的痛点和难点要去解决。“在校外建立青少年线下成长中心时,有两个比较困难的问题逐渐浮现。”娄骥告诉动脉网,作为缓解校内心理老师不足而设立的青少年线下成长中心,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服务由家长还是学校来付费,因为学生人数多,学校没办法做到大面积且持久性的付费,由此延伸到第二个问题便是在家长端,由于家长对心理疾病的预防与治疗还存在一定的认知差,付费意愿并不强烈,市场需被继续教育。

如何找到更加高效的商业模式?又该用怎样的角度去看待目前在心理健康赛道的商业探险?竞争壁垒的构建还需要哪些元素?面对企业快速发展中遇到的这些问题,辅仁淑凡正在给出自己的解法。

解法一:以学术为依托,从细分领域切入,致力提高青少年注意力

辅仁淑凡是国家级第一批高新技术企业,依托于北师大的学术资源,辅仁淑凡先后开发了多项心理软件,以及心理学硬件产品,积淀了丰厚的学术底蕴和研发经验。

在心理健康领域不断拓展过程中,娄骥在思考什么样的痛点是最让家长们在乎的。“注意力或许就是其中之一。当你告诉家长他们的孩子有心理疾病时,他们往往是很难接受的,这导致了他们内心天然的排斥。”娄骥表示,由于注意力关系到一个人获取信息的能力,也就直接影响到孩子的学习成绩,这就变成了家长们非常重视的心理健康问题。

根据中国优生优育协会的调查统计,中国约75%的儿童都存在不同程度的专注力问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也将注意力问题列为引起全球儿童学习障碍的首要因素。

基于上述市场痛点和丰厚的学术底蕴以及强大的研发能力,辅仁淑凡开发了一套名为DS3注意力测评训练系统,其可为5-12岁青少年进行注意力的测评和训练。该系统由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权威专家团队研发,是最新科研应用成果,主要以注意力及其四个基本品质为理论支撑,其具有五个特点。

一是科学测评。该系统从注意力的广度、稳定性、分配、转移四个方面测查5-12岁儿童的注意力状况并进行相对应的训练。

二是制定1V1专属系统训练方案。根据系统测评结果自适应为每一个青少年推出系统训练方案,注意力训练包含眼疾手快、眼力比拼、寻觅宝藏、数字矩阵、目标搜索、顶级侦探等游戏。在科目设置上,有行为训练、软件训练、闯关式训练及家长课堂。

三是结合脑波反馈生成一体化训练报告。系统会实时监控学生训练过程中“放松度与专注度”的脑电波跟踪反馈参数,控制机体内部活动,采集非意识生理活动,结合机器训练与脑波反馈,生成详尽、科学的训练报告,训练师根据训练报告与学生表现,不断调整训练时的协助工作,确保训练效果。

四是家、校、学生三位一体辅助训练。辅仁淑凡提供便捷的家庭训练项目,结合校外、家庭辅助训练方式,线上线下无缝衔接,做到效果实时掌握,每周2-3次,每次5-10分钟视频打卡帮助孩子建立良好专注习惯。

五是再测检验训练成效。工作人员会每隔3个月会对孩子进行一次注意力测评的复检,在测评-训练-测评的反复测查及训练中,更好地帮助儿童提高注意力水平,激发孩子能动性自主发展,帮助学生解决学习困扰。

截止目前,注意力测评训练系统已在数十所中小学中使用,200多家教育机构加盟DS3注意力测训系统,服务培养2000余名孩子,注意力提升标准效果达86.67%。

在学校端,注意力测评训练系统采用硬件+账号+测训卡+季卡的套餐服务模式。注意力测训一体机(大机器)一般摆放在学校心理展室中,供教师及学生共同参与测评训练,小型注意力测训机可根据班级及教师需要,放置于各个班级灵活使用,测训卡则是对全校学生注意力四维度进行专业测评,从而筛选出少量注意力严重缺失,需要通过专业训练手段提升的个别同学,为其制定针对性训练方案,科学提高学生注意力,从而全面提升学习成绩。

解法二:向数字疗法迈进

在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大多数地区为抗击疫情都采取了隔离及保持社交距离的措施,这对慢性病患者和存在精神健康问题的患者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针对此,作为一种全新的解决方案——数字疗法(DTx)在美国被提上了议事日程: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以及FDA在不久前联合发布了《用于在新冠疫情期间治疗心理疾病的数字健康设备的强制政策》。动脉网在近期文章《数字疗法将成下一个蓝海?美国FDA半年新增7项审批,国内迎来新进展》对此有深入分析。

在提高注意力方面,数字疗法具有明显效果。美国企业Akili Interactive Labs针对儿童多动症的数字疗法随机临床实验中,共有348名儿童参加了临床实验,数据显示基于视频游戏的数字疗法在改善儿童多动症方面具有统计学意义上的优势。

与之相同的是,辅仁淑凡的注意力训练方案也涉及到这一领域。“我们研究和帮助的对象是非临床的有注意力困扰的孩子。”娄骥表示,在多年的发展中,辅仁淑凡积淀了超三千万条中国青少年的心理大数据,涵盖到200多万青少年,加上现在2000多名的非临床儿童和100多名临床ADHD的儿童在训练,也在不断积累非临床注意力困扰孩子们的测评数据和训练数据,公司具备了非常夯实的数据储备基础。

除了具有大量的数据,辅仁淑凡在学术上也在持续推进更深入的合作。去年11月,辅仁淑凡与北京师范大学签订了北京师范大学科学教育研究院合作共建协议。此协议的签订,标志着校、企、政搭建科学教育产学研平台进入实质性运作阶段。对于辅仁淑凡来讲,其在中国青少年科学教育、核心素养养成、行业标准化推进、数据应用等方面也将取得更多成就。

签约仪式上郑永和院长(左四)与共建单位合影(辅仁淑凡CEO娄骥 右三)

既有学术积淀,又有数据基础,辅仁淑凡具备了向数字疗法继续深入发展的优势。接下来,辅仁淑凡的目标是与相关医院进行研究项目的临床立项,最后便是拿证。“我们希望经过几年的努力,能够有效改变患有ADHD的孩子们的状态,让他们摆脱疾病的困扰。二是能够为他们建立康复机构,让国内有注意力缺失的孩子们有地方去康复和治疗。”

针对未来发展,娄骥表示辅仁淑凡将继续深耕心理健康赛道,并不断优化和迭代相关产品和服务。资金方面,辅仁淑凡近期有融资计划,预计融资金额在3000万~5000万人民币。所融资金一是进行市场开拓和门店扩展,二是继续深入治疗ADHD的研究与研发工作。

*文中图片由受访企业提供。

文 | 胡煊

转载授权请联系:kokopellii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文中出现的采访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6月限定,年度福利,传递知识,参加就能得会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辅仁淑凡专注力:探针资本_行业研究:多动症  第3张

辅仁淑凡专注力:请查收!这些领域,您需要的专业心理测评系统已集合打包

请查收!这些领域,您需要的专业心理测评系统已集合打包

2019-7-5 16:53:43
作者:小凡

权,然后知轻重;度,然后知长短。
物皆然,心为甚。
《孟子》
心理测评作为心理学的一个重要分支,源于19世纪的欧洲,经过不断发展逐渐走向成熟。虽然心理学的发源地不在中国,但追本溯源在古代中国就已有很多关于它的研究和发现。
早在2500年前,孔子提出“性相近,习相远”的论述,强调人与人之间的个体差异性。
个体差异是进行心理测评的动力和基础,正是因为人与人的差异和不同,运用同一测评工具给不同的人进行测试就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心理是主观的,但是作为一款测量心理的工具,却必须要做到严格客观、科学、标准,将误差减小到最低。
心理测评系统是指借助科学、客观、标准的方式,将测量者的心理测评结果以量化的形式展现出来,最终实现对个体心理健康水平的衡量,以为个体提升心理健康水平提供参考数据。
凭借这一系列特点,心理测评系统在教育、医疗、咨询、企事业单位、司法机构、军事领域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辅仁淑凡作为国内最早将心理学测量应用到心理健康和人才测评管理的企业,十二年来专注心理学应用的自主研发和市场化运营,研发的心理软件、互联网平台以及课程体系一经推出便获得各领域用户的认可与支持。
2007年,辅仁淑凡“心理测评档案管理系统”正式上线,是国内首批推出心理测评系统的企业。
2009年,辅仁淑凡推出“心理健康综合管理平台”等系列心理测评和管理软件,一跃成为心理应用互联网化的先行者。
2010年,辅仁淑凡启动研发 IRT (题目反应理论)技术在心理测量中的应用,系统根据受测者的答题反应个性化匹配相应难度的测试题目,受测者的潜在心理特质水平与项目参数不依赖于具体的样本,实现更加高效、精准地锁定受测者的心理特质水平,有效的填补了国内该应用领域的空白。同年,实现心理测评软件在学校的占有率行业第一。
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产品是检验企业发展的灵魂要素,经过近10年的产品服务 ,辅仁淑凡的心理健康综合管理平台、心理健康训练系统、注意力测训系统依然是各领域用户首要选择并坚持使用的产品。
辅仁淑凡心理测评系统产品一览:
中国学生核心素养评估系统
中国教师核心素养评估系统
儿童多元智能发展评估系统
心理健康综合管理平台
注意力测评训练系统
特教儿童测评训练系统
职业生涯规划平台
心理 CT 系统
房树人测评
1.中国学生核心素养评估系统
中国学生核心素养评估系统是依据2016年9月18日教育部发布的《中国学生核心素养框架》所开发的新一代互联网产品。
主要是面向3-6 岁,6-9 岁和9-18 岁的学生开展心理健康、学会学习、社会责任、职业规划等方面提供评估和辅导服务。
功能优势:
个性化评估报告,配有专业解读服务
成长曲线可实时监测学生心理健康状况
有效缓解心理困扰,提高需学习意识和能力
为教育辅导提供可靠依据
适用领域:
教育行业
2.中国教师核心素养评估系统
宽窄心理教师核心素养评估系统为教师开启心理健康、职业活力、社会责任、内驱力、健康力和胜任力等方面提供咨询与指导,能够“全方位“、”立体式”评估教师的能力与特点。
对教师进行职业生涯全周期的心理测评和心灵陪伴,实时监测教师的心理变化,解读所有的情绪变化,并形成生命周期曲线。
功能优势:
对教师的心理状况进行动态监测,全周期测评
定期施测,形成教师生命周期曲线
生成科学详尽的核心素养报告,个性化专业解读
为教师的评估和培养提供指导方向及专业建议
适用领域:
教育行业
3.儿童多元智能发展评估系统
由北京郑日昌教育科技发展中心领衔研发,旨在测量3-16岁儿童智力/能力发展状况的心理测评软硬件一体式产品。
针对3-6岁幼儿和6-16岁儿童不同年龄阶段,从分析智力、操作智力、学习智力三大板块对人的语言、操作、统筹分析、协调管理力、逻辑推理、知识学习、创新等能力进行全面而具体的分析。
功能优势:
测试儿童的智力发展水平
筛查智力超常儿童,为其更好的发展提供战略
筛查智力缺陷儿童,为其改善和提高、健康成长提供可操作性的指导
测试儿童智力发展的强势和弱势方面,分别给予进一步的发展指导和建议
素质教育量化标准,教学效果科学评价体系
适用领域:
教育行业、教培机构等
4.心理健康综合管理平台
辅仁淑凡倾力打造的全新心理学软件产品。
心理健康综合管理平台涵盖了适合各类人群的专业测评量表200套,包含小/中/大学生心理测评档案管理系统软件、军队心理测评档案管理系统软件、企业心理测评档案管理系统软件、医疗心理测评档案管理系统软件。实现对受测人群进行心理测评、心理数据统计分析,形成心理档案、在线心理咨询、预约的心理测评广泛需求。
功能优势:
全年龄段全行业覆盖,应用性广
实现在线心理测评全维度掌握
个性化服务报告给出专业指导
个体筛查多级预警,提前干预防患于未然
精准科学的动态数据,形成个人心理成长档案
适用领域:
教育行业、医疗行业、企事业单位、司法机构等
5.注意力测评训练系统
注意力测评训练系统是一套软硬件一体化的产品。
主要以注意力及其基本品质为理论支撑,从注意力的广度、稳定性、分配、转移四个方面测查6-12岁儿童的注意力状况并进行相对应的训练,每隔3个月进行一次注意力测评的复检,在测评-训练-测评-......的反复测查及训练中,更好地帮助儿童提高注意力水平。
功能优势:
基于注意力的四大基本品质,全方位测查6-12岁儿童的注意力水平
根据注意力测评结果,自动解锁训练等级,满足个性化的训练需求
测评-训练-测评的一体化测训流程,通过反复测评、训练,客观、有效地提升儿童的注意力水平
系统自动生成测评/训练报告,并提供强大的档案管理功能
面向教育机构作为增值模块引入,既增强学员粘性同时提升营
适用领域:
教育行业、教培机构等
6.特教儿童测评训练系统
特教儿童测评训练系统,是一款针对特殊儿童的测评和训练于一体的软硬件一体机,在了解儿童能力发展水平的基础上进行针对性训练,以促进和提高特殊儿童群体的心理健康力。
面对3-16岁特殊儿童。系统从心理健康和智力两个方面分别进行测评和训练,涉及的特教儿童领域包括视力障碍、听力障碍、智力异常、言语障碍、情绪行为障碍、多重残疾、其他残疾者等七个方面。
功能优势:
快速了解特殊儿童心理状态
降低特教行业心理教师专业门槛,更易上手
为特殊儿童心理健康教育增加着力点和依据
提升特殊儿童的心理健康水平和智力
适用领域:
特教行业
7.职业生涯规划平台
基于三力模型的职业生涯规划软件平台,全方位测评每位被试者的性格,清晰化呈现其潜能与潜在的盲点,为被试者的职业生涯规划提供可靠的依据。
职业生涯规划软件平台帮助企业实现针对性招聘和选择性任用,达到人岗匹配的目的。
功能优势:
综合评估潜能和盲点,为学生的职业生涯规划提供依据
企业用户通过测评选拔合适的人才,最优的人岗匹配
个人用户通过测试了解自己的适合的职业类型,获得科学的职业生涯规划
适用领域:
企事业单位、政府机构、司法、军队等
8.心理 CT 系统
心理CT系统由北师大心理学教授,国际知名心理经学家郑日昌领军研发。
基于“明尼苏达多项人格调查问卷(MMPI)” 进行本土化、标准化、智能化开发,实现对心理健康和心理素质的全面测量,目前在各大医疗机构使用广泛。
功能优势:
对心理健康和心理素质进行全面测量
通过详细的测评报告对受测者的表现及可能出现的问题进行分析
适用领域:
医疗行业、教育行业、企事业单位等
9房树人测评
房树人测评系统是一款软硬件一体式产品。
通过房树人测评机,受测者在测评机上画出自己心目中的屋、树及人,以此来了解被测评者的心理现象、功能,判定心理活动的正常或异常等问题,为临床心理上的诊断和治疗提供服务。
功能优势:
专业操作规范,降低老师专业门槛
个性化测评报告,配有专业解读培训
了解受测者心理现象和功能
判定受测者心理活动正常和异常
为临床心理诊断和治疗提供依据
适用领域:
教育行业、医疗行业、企事业单位、司法机构、军队等
您需要的专业心理测评系统已经全部集结于此啦
需要哪款,请手动@您的专属咨询顾问吧!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wskee.cn/83089.html
文章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专注力训练与注意力训练网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文件下载

老薛主机终身7折优惠码boke112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已关闭!